大学生应如何推进依法治国战略


 发布时间:2021-04-21 10:03:26

我们党经过长期探索实践,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层次清晰、运行有效的党内法规制度,使管党治党建设党有章可循、有规可依。党章是管党治党的总章程,是全党必须严格遵守的总规矩。以党章为统领的党内法规制度,体现党的先锋队性质和先进性要求,是维护党的集中统一,保持党的凝聚力、战斗力的根本保证。现在

正如王岐山同志所讲:我们党进行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有立场、有目标。立场是坚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老虎”“苍蝇”一起打,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目标任务是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纠正“四风”、防止反弹。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明确,2015年的主要任务之一,是“持续保持高压态势,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目标既定、号令既出,立场自然不会动摇,也不容动摇。腐败一日不除,反腐一日不止。如果说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那么零容忍便是贯穿这场远征的主线和基调。无论是从党心民心所向,还是依法治国、依规治党的要求,抑或是当前依然严峻复杂的形势看,“上无禁区、下无死角”的零容忍反腐常态都将毫无悬念地继续下去。未来谁都不应心存侥幸,再干那贪腐的蠢事,否则必将从短暂的迷梦中惊醒过来,悔之已晚。(张磊)。

专访首论“依法治国”法学家李步云 他称四中全会绘就“法治中国”宏伟蓝图1979年,著名法学家李步云的一篇论文《论以法治国》,第一次系统论证了中国适合“依法治国”的方针。随后,这篇论文刊发在《光明日报》,引起了一场20年的“法治”大讨论。20年间,经历了多次理论准备的重要“节点”。1999年,党的十五大提出“依法治国”以及“依法治国”入宪,这二者成为中国“依法治国”进程的第一个里程碑。李步云认为,十八大是中国“依法治国”进程的重要“节点”,是第二个里程碑。

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立良法是前提。”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忠厚说,立法质量直接关系到法律的实施效果,要深入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加强重点领域立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指出,过去一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20件法律草案,修改法律10件,制定法律2件,作出8个法律解释。全国人大代表、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说:“这为充分发挥立法的引领和推动作用奠定了基础。”谈到科学立法、民主立法,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大进深有体会。

这三个方面构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的核心要义,规定和确保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的制度属性和前进方向。党的领导和依法治国的关系是法治建设的核心问题。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坚持依法执政首先要坚持依宪执政。我国宪法以国家根本法的形式反映了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取得的成果,确立了在历史和人民选择中形成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在我国,坚持党的领导,是党和国家的根本所在、命脉所在,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利益所系、幸福所系,是社会主义法治的根本要求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题中应有之义。

另外一方面就是基本权利规范,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法治建设首先要强调依宪治国,用宪法来约束公共权力。但宪法并不直接去约束公共权力,而是通过宪法约束其他法律法规,将宪法作为其他法律法规评价的标准和依据,对其他法律法规进行合宪性审查。所以我觉得,依宪治国正像总书记所讲的,是依法治国的首要。依法治国能不能行得通,关键不在于民法、刑法等能不能行得通,主要在于公法能不能得到有效实施。齐鲁晚报:您曾在浙江大学任教,也曾参与“法治浙江”建设。

依法治国所依据的法,必须是确保人民当家作主的“良法”。当法律需要适应新的重大情况时﹐党就要通过国家机关﹐通过法定程序﹐及时地修改或废除相关法律﹐更好地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从根本上说﹐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需求和呼声﹐是我们宪法和法律合法性的全部来源﹐也是其得以永葆活力的动力和源泉。徐显明: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自由、平等、公正和法治是我们制度的灵魂,是我们制度层面的价值趋向。“法治”有着多重含义。

依法治国推动法治反腐,法治反腐体现依法治国,这两者之间形成了紧密联系。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不仅促使官员必须形成更为牢固的法律意识,也为法治反腐提供了一系列有关改革举措。建立宪法宣誓制度、最高人民法院设立巡回法庭、探索设立跨行政区划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探索建立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等,这些改革措施为推进法治反腐奠定了重要制度基础,也对官员建立法律自我约束带来了更加直接的影响。中国的反腐败斗争已经进入到了攻坚阶段,在形势与任务依然严峻、复杂的情况下,为了实现反腐败成效的常态化、稳定化,我们必须善于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治理腐败,让法律制度刚性运行,让官员敬畏并严守法律红线,使法律成为反腐败的重器。

比如,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仓促之间出台地方性限行、限购措施,引发广泛争议。因此,立法法修正案草案提出在制定部门规章过程中,不得增加本部门的权力、减少本部门的法定职责,其目的就是整治以规谋权、以规谋私、关门立法、“夹带私货”等顽疾。所谓“放”,就是有针对性地扩大地方立法权。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逐步增加有地方立法权的较大的市数量”。为了适应社会经济的发展,立法法修正案草案进一步明确了中央和地方立法权限的划分,赋予设区的市地方立法权。

2010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如期形成。2012年,中共十八大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确保到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宏伟目标时,“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全面落实,法治政府基本建成,司法公信力不断提高,人权得到切实尊重和保障”。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多个场合强调依法治国。“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这位拥有法学博士学位的领导人在2012年底首都各界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会上说。2013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推进法治中国建设”的新目标。

刘梅 管村 关机

上一篇: 关于一元钱官司的法律案例分析

下一篇: 走向中考考场道德与法制七年级上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