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回家看看入法两月调查:不常来的儿女依旧不来


 发布时间:2021-01-28 02:43:27

高长彤开办的“期颐养老院”位于鼓楼区河西地区银城花园188号,门头上“聚福宾馆”的招牌还在。夏某并非房产所有人,而是“二房东”,“大房东”则是南京市鼓楼区公安分局。高长彤告诉记者,当时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公安局与夏某的租赁合同还有两年才到期,两年时间足够应付一阵了,多年来一直为

老人罹患褥疮感染导致病故2008年5月,陆老伯及家人与本市某养老院作为甲、乙、丙三方共同签署了《敬老院老人入住协议书》约定,年近80岁的陆老伯因患脑梗不能自理,自愿要求入住养老院。去年1月末,陆老伯子女将老人转往另外一家养老院时,在进行例行入住检查中发现陆老伯全身有多处褥疮。同年2月中旬,陆老伯被送往医院就诊,入院诊断除了全身多发褥疮伴感染外,还伴有肺部感染、急性冠脉综合症、慢性心功能衰竭及脑梗塞后遗症。

认为养老院已经尽力护理,多次送老人到医院治疗还垫付医疗费,要求陆老伯子女支付已垫付的医疗费、交通费合计2万余元。法院经审理查明,陆老伯入住该养老院后,就未离开过该养老院,且该养老院认可陆老伯入住养老院时并无明显褥疮,法院可以认定该养老院对陆老伯身患褥疮存在过错。而且医院出具的死亡医学证明书记载,褥疮感染是造成陆老伯死亡的直接原因。法院酌定该养老院承担85%的赔偿责任。为此,法院支持陆老伯子女主张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涉及该养老院反诉要求陆老伯子女支付垫付的医药费、交通费法院予以认可。判决由该养老院支付陆老家属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和精神损害赔偿金计18万余元;陆老伯家属返还养老院医药费、交通费近3000元。特约通讯员 李鸿光本报记者 宋宁华。

”老人说,当时子女们都不吭声,此事就一直拖起。之后,子女们常来的就经常来,不常来的过年过节来一两次,有的电话都少得很。“我不晓得中秋节他们会不会回来,有时候想他们来,但他们不来。如果子女们不方便照顾,我想尽快找一个条件好点的养老院,那里人多闹热,也有人照顾。”节日临近,老人倍感孤独。尽管国家法律规定子女们应该常回家看望老人,老人只希望马上到来的中秋节,子女们能抽空回来。如果子女们都不回来,老人也很无奈:“不来就算了,就自己弄点吃的,就当不晓得有中秋节。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我们曾经关注了一位60多岁老人,在养老院的房间里被火炉烧成重伤,却拖了5天才被送到医院治疗。随后,经过连续三天的紧急抢救,被烧伤的老人还是因为伤势过重不治身亡。目前事发的养老院已经被汉中市汉台区民政局责令停业,当地警方也开始介入调查。这位老人名叫王建国,今年64岁,2月10号被送到汉中市中心医院治疗的时候,身上的烧伤面积达到15%,烧伤程度为三级,在随后的治疗中,他多次出现肾衰竭引发呼吸衰竭,最终于2月14号死亡。汉中市中心医院烧伤整形外科医生马亚军告诉记者,不排除是其它疾病造成王建国老人肾衰竭、引发呼吸衰竭的,但目前最明显的诱因是他的烧伤。被烧伤前,王建国老人住在汉中市汉台区城东养老院的5号房间,2月6号他起身活动时摔倒在屋内的煤炉旁,身上严重烧伤,可令人不解的是,直到五天后,老人才被送到医院。对此,城东养老院负责人疗继林说他们尽力了。(记者 陈雯婷)。

鼓楼公安分局一方称,他们早在房屋到期前半年左右,就通知两被告要收房,并给他们留出了充分的腾房时间。但是,两被告光是嘴上讲讲,始终不见真实行动,导致收房日期一推再推,公安局自身房屋也非常紧张,急需此处房屋作为办公用房,考虑到养老院的实际情况,公安局已经做到了最大程度的宽限,如果再拖下去,不知道又会拖出什么状况来,公安局也是不得已才选择走诉讼途径的。对于公安局的说法,高长彤承认是事实。但他说,之前他和夏某找公安局有关负责人沟通过,承诺在本月底之前将养老院三四两层清空,在今年12月30日之前将余下的两层楼也清空,如今,第四层已经清空了,其他的后续工作也在进行中,他们并不是不讲信用的人,公安局难道连这两个月也等不了吗?此外,公安局还向法院申请了诉讼财产保全,导致养老院账户被查封冻结,对此,高长彤也很有意见,因为他已经非常困难了,再封账户就是雪上加霜了。

签订协议时,双方共同填写了《身体状况评估单》,可认定被告对入住老人“需协助坐起或需人工帮助移位、不能如厕、需别人推轮椅行走、性格急躁”等身体情况已履行告知义务。原告摔伤时,被告护理人员没有在身边,之后也没有对受伤的原告及时检查处理,故原告摔伤与被告对其看护照料标准不明确、护理不到位有直接关系,被告需承担履行合同瑕疵的违约责任。关于被告主张协议中双方对免责条款的约定,因协议由被告制作并提供,其内容明显有利于被告,该协议应定性为格式合同。

再审归功于司法环境不断改善得知重审的消息后,夫妻俩的心情也开朗了很多。“这十几年来,压力太大了。”以前春节,家里冷冷清清,陈焕辉和杨雪云都是听到邻居家的鞭炮声,才意识到春节来了。即使如此,家里也不会煮饺子,甚至没想过加个菜。陈焕辉说,爱人杨雪云今年62岁,有关节炎、高血压等疾病。“我也65了,但每天早上还坚持跑6公里。为了儿子,我必须把身体锻炼好。”陈焕辉拿出法院的再审决定书对法晚记者说,这是“最有希望的一次”。“很多亲戚朋友也联系我们了”,还有很多网友也打来电话,为他感到高兴。

居住在外地的两个子女,则只有每年春节或是其他较重要的日子才回家探望一次。对于国家倡导的“常回家看看”,老人很宽容:“他们都老大不小了,来看我一次也不容易,我一点不怪他们。”在渝中区健康路的健康养老院,前来探望母亲的66岁老人王金柱说,他家住沙坪坝,他的母亲秦曼莉今年89岁。经过与其他三个弟妹商量,7年前,他将母亲送到养老院。王金柱不知道有“常回家看看”这个规定,但他退休在家,一般三四天就过来一次。对于弟妹们,他说不敢强行要求,因为还有弟妹在上班,“我作为老大,肯定要带头。”重庆晨报记者 范永松朱华英的独居生活请扫描该魔扣。根据重庆市统计局今年年初的统计,2012年全市常住人口为2945万人,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占11.58%,比重比上年上升0.01个百分点,人数达到341万。而在全国,到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60岁以上的老人将达到创纪录的2亿人。

罗双江 董婉愉面对房租官司缠身,高长彤的妻子一筹莫展。董婉愉 摄高长彤是民营养老院院长,带着60多位老人在15年里数次搬家,好不容易从一位“二房东”手里租到一处自以为稳定的房子,却因为房屋租期临近,“大房东”不愿再继续出租,导致自己成了被告。偏偏这位“大房东”,又不是普通的公民,而是政府机关——南京市鼓楼区公安分局。面对矛盾,双方都有一肚子苦水要倒,高长彤还没找到房子,60多位老人尚无处安顿,而鼓楼公安分局办公用房紧张,急着要把房子收回。

虚拟世界 劳教 山白灵

上一篇: 做好戏曲进校园演出安全预案

下一篇: 学校校园安全防恐防爆应急预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0.23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