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漳州龙文区2名村干部侵吞挪用百万元获刑


 发布时间:2020-11-24 19:33:15

“开始我赢过不少,有次一晚上就赢了5万多元,后来手气却越来越背。”李万里告诉记者,随着赌得越来越大,急于需要本钱的他想到了挪用公款。第一次,他挪用了20万元,结果不到一周就输得精光。那之后一个月,他没有再赌博,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但最终他抵挡不了麻将的“诱惑”,又重新开始赌博

酒泉市肃州区城市环卫局原财务管理股股长田某,在职期间挪用公款49万余元交给妻子买股票,肃州区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对田某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省高院在复核该案时,认为田某不具有法定减轻处罚情节,原审法院不应对田某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昨日,省高院发布复核裁定书,决定撤销该案的原审判决,发回酒泉市肃州区人民法院重新审判。2007年年底,酒泉市肃州区城市环卫局在年度财务决算过程中,为了使单位账户费用支出增加、存款余额降低、来年财政预算更加充裕,经该局原任局长同意,时任财务管理股股长的田某于2008年1月29日安排出纳将单位账户上259573元应付款提前支取。

每次取款用于赌博都不记录,做贼心虚时竟将单位三年的账目烧掉……禁赌:遏公款涉赌之风 加大查处曝光力度早在2005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等部门就曾开展过“禁赌风暴”,明确党员领导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利用公款及贪污、受贿资金进行赌博的犯罪嫌疑人,将从重处罚,并参照相关法律进行数罪并罚。然而,各类案例警示、规章约束、刑责重罚并未能遏制“官赌”之风。业内人士分析,官员挪用公款参赌,贪欲驱使的同时,普遍心存侥幸,认为挪用公款尽快还款就不构成犯罪。

张杰所获赃款已全部追缴在案。嫌犯供述赃款被盗不敢报警此案开庭时,史福利认可该指控。对于挪用公款罪,他说,孙在权在他们村租地办厂,并通过他向其亲朋好友借过钱,利息比银行高出很多。后来,孙在权要扩大经营,找他帮忙贷款,他就同意了。“我想他的企业发展了,村里既能得到税收,也能使村民得到就业安置”。对于贪污青苗补偿款一事,他说,拆迁工作难度大,他和张杰在与村民谈补偿时很辛苦,他觉得自己不能白忙活,就多要了这笔钱。对于贪污的钱,张杰购买了理财产品,史福利则用于消费。

当了10年副镇长的他,因为没有当上镇长心灰意冷,进而走上了赌博之路,且越陷越深无力自拔。为了赌博,他不仅挪用公款,而且想方设法收受贿赂。法院审理认定,他共挪用公款107万余元、受贿30.5万元。近日,他被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被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他就是河南省社旗县兴隆镇人大主席团原主席李永浩。官场失意结赌缘到2010年9月,李永浩在社旗县桥头镇党委委员及副镇长的位置上整整干了10年。

后征地的事没有协调成功,但他未及时将这笔款还给镇财政所,而是拿在自己手中。之后,因征地户张某要在社区观摩会上拦车闹事,他只得拿出7万元分三次支付给张某,余下的13万元被他用于赌博。索要贿赂为赌博自从染上赌瘾后,找钱参赌、借钱还债成了李永浩经常思考的“大事”。为了筹集赌资,他在别人求他办事上动起了脑筋。2011年10月,分管李店镇祥和社区新型社区建设工作的李永浩,以跑手续等事宜需要花钱为由,私下里收受开发商陈某9万元。

买彩票就要有投入,没钱怎么办?冯恩波想到了自己经手的社会抚养费。据他交代,从2005年10月起,他就开始挪用社会抚养费买彩票。2005年,他共开出收据144份,收取10余万元,上缴8.7万余元,剩下的1.2万余元被他用来买彩票;2006年开出收据457份,收取60余万元,上缴48万余元,将11万余元买彩票;2007年开出收据288份,收取36.8万余元,上缴36万元,为自己留下了8000余元买彩票……直到案发,冯恩波已记不清自己到底挪用了单位多少钱。

透过铁窗,她笑着跟路过门口的民警打招呼。“怎么样?”有民警问。“过得蛮好。”刘迪挥了挥手,笑着告诉对方判决结果,称不上诉。在记者采访期间,她还不时地和工作人员闲聊。她告诉看守所民警,尽快送她到监狱,她想早点服刑。在这高墙内,她没有恐惧。先前在法庭上,她也没有紧张。在听到被判决“死缓”时,刘迪没有哭,也没有流泪,只是静静地听着,然后匆匆签字画押。法官说,她很淡定。为何她如此淡定,如此轻松?刘迪在悔过书中写道,“怕(把事情)告诉任何人,(只能)一个人装在心里,想过一天算一天。

红灯 南柏舍镇 龙南

上一篇: 八年级上册生物法制渗透教案

下一篇: 2017年外国法制史年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1.48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