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支书称拆迁太辛苦索贿120万 20万放车内被盗


 发布时间:2020-12-03 08:37:39

2011年2月至2012年9月间,王尧利用担任海南农垦保安服务有限公司澄迈分公司报账员兼出纳的职务便利,多次挪用该分公司账户款项做生意或用于赌博、购买私彩等非法活动。后因海南农垦保安服务有限公司财务催要社保费缴纳凭证,遂私刻印章,并用虚假的社会保险费报销单据平账,最终造成分公司账

而为了还债,2007年2月至2008年1月间,他利用职务之便,采取在预算拨款凭证、转账支票等转款凭证上加盖昌平区财政局国库专用章和人名章的手段,挪用单位公款210万元。赌债还清后,杨立强却陋习未改,甚至变本加厉转战澳门,后在靠近朝鲜的我国边境地区继续赌博。这其间,杨立强先后挪用4900余万元,用于偿还越欠越多的巨额赌债。而赌博赢回来的钱,除归还216万余元给财政局外,其余则又被他重新投到赌桌上。直到2009年4月,当单位要求杨立强把手里的三套财政专户交接给同事时,杨立强百般拖延的态度才使事情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二审法院审理查明,王志强所提上诉理由,虽有相关证人证词印证,但其行为均没有得到单位主要领导或财务主管领导同意,均属个人行为,所付资金应由个人承担。其辩护人所提检察机关调取的证据,不能否定王志强所提的其为单位垫支费用的事实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二审还查明,检察机关出示的王志强检举揭发陇南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郭仲德收受王志强家属20万元贿赂,收受他人汽车的线索,经查证属实。二审法院审理认为,上诉人王志强利用职务便利,以个人名义挪用公款给他人使用,构成挪用公款罪,且数额巨大,将公款私自截留归个人使用,构成贪污罪,且数额特别巨大,均应依法惩处。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鉴于王志强有检举揭发他人犯罪,经查证属实,有立功表现,可对其从轻处罚。据此,法院作出前述判决。

“比如审计,原来规定审计只能由上级审计下级或者上级委托下级审计,本级是不能审计的。刘迪案发后,地税局将审计方式改革了,本级也可以进行审计了,这样就可以及时发现漏洞。”这位负责人对记者说。(记者阮占江赵文明 通讯员刘晓芬刘习书)■沉思录如果说身居要位之人大搞贪污腐败尚可“理解”,一些毫不起眼的小人物竟也能在10年间贪污挪用公款高达1800多万元,则着实引人深思。首先,这无疑是一个家庭的集中沉沦。为了替男友偿还赌债、为了个人和家庭的奢侈消费、为了给父母提供经营性活动的资本,就可以无视国家的法律规定,随意贪污挪用公款,这其中全然没有家庭成员之间的约束和监督,有的只是利用和享乐。

2014年1月15日,许某向单位退还全部挪用款项。2014年1月23日,许某到丰台检察院反贪局投案自首。据该单位负责人证言显示,2013年12月30日当日,单位对账,2014年1月10日,有人反映许某没对完账,1月12日下午没见到许某。1月13日下午,许某在父母陪同下找到单位,许某承认动用了单位账户资金212万元进行网上赌博,并表示会尽快退赔挪用现金。单位连夜查账发现差了218.5万元。1月15日,许某在父母的陪同下将218.5万元退还给单位,这些钱是许某分66次取出来的。

2013年6月5日,陈周坤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被羁押,同年6月20日被逮捕。经过审查,检察机关以挪用公款罪和贪污罪两宗罪名对陈周坤提起公诉,其所涉嫌的犯罪,均发生在其担任产品销售中心主任期间,且都与一名姓冷的女人有关。干部履历表显示,2010年11月起,陈周坤开始担任副所长。检察机关指控陈周坤涉嫌挪用公款的事实有两起。其一是2007年10月至2008年1月,陈周坤通过签订虚假合同支付合同价款的方式,将公款1033万余元供冷某实际控制的北京华博思创科技有限公司经营使用,后全部归还。

10年间,小会计刘迪采取隐瞒收入、虚列支出、虚报冒领等方式贪污挪用公款1800多万,年均180万,月均15万,日均5千。检察官称令人惊骇。昨日,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在庭审结束时,当听到检察官总结其因贪财、贪色、贪赌、放纵等几大原因沦为阶下囚时,一直镇定自如的刘迪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据了解,刘迪将赃款全部用于和小男友赌博、购物、高消费挥霍。本报记者全欣 通讯员刘习书 张正宁 益阳报道10年贪污挪用1800多万上午8时30分许,益阳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里,座无虚席。

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刘迪于1998年至2010年担任益阳市赫山区地方税务局计划财务科经费会计。2000年7月至2010年10月,刘迪利用职务便利,采取虚列、多列支出、隐瞒收入、向湖南省财政厅虚报津补贴等手段,连续180次私开支票188份从赫山地税局工行账户取现、转账,贪污公款共计人民币1720余万元,所贪污的公款均被刘迪单独或与其男友邬硕超用于赌博、奢侈消费;采取私开支票转账的方式8次挪用公款123万元,用于刘迪父母所经营的新湘润滑油经营部从事经营活动。

从个人获得利益上看,现有证据没有发现段铁钢与力冠公司存在利益关系,也没有发现其在广水建公司增资扩股过程中有非法的利益。因此,法院认为段铁钢的行为不构成挪用公款罪。借给董事长5万让出纳从公司取导致段铁钢获刑的贪污罪也与林福全有关。2009年5月,林福全因家中有事急用钱向段铁钢借10万元,知道这笔借款有去无回的段铁钢只答应借5万元。不想私人掏腰包,段铁钢便利用财务审批的职务便利,指示公司出纳林某从公司备用金中支取人民币5万元存到林福全的银行卡内,以个人名义借给林福全使用,事后确无归还。(记者魏丽娜 通讯员马伟锋)。

米店 利用网络 剧战

上一篇: 党风廉政建设和纪检监察工作会议精神

下一篇: 中国法制传媒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9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