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价值观回答了哪三个层面的问题


 发布时间:2021-05-08 15:33:07

用报道中相关专家的话说,因为“许多民生资金是救济款、救命钱,这些腐败行为伤害的是最底层的百姓,严重侵蚀了国家政策和政府的公信力。”所以,清水衙门看似不大的“小腐败”,亦有严肃审慎对待的必要。和被热议的“小官大贪”现象一样,清水衙门成腐败重灾区的事实告诉我们,针对所有领域和层面的权

微博直播自杀明显是在渲染甚至“教唆”自杀,侵害了其他网民的权利。少数网民公然鼓动自杀,也是对自杀者权利的一种侵害,法律是否应当追究自杀者及煽动自杀的网民的侵权责任,姑且不论。但微博服务商完全应该及时屏蔽直播自杀的冷漠及恐怖场面,此乃不可懈怠的法律责任。近日,四川省泸州市小伙将一盆即将点燃的炭火图片发到微博上,留下一句“对不起大家,我真的要死了”,在随后的自杀直播过程里,引来了数万条转发和评论。其中多数人在劝慰并求助当地公安机关,但也有一些网友用嘲笑、不屑的内容发表评论,诸如“今天必须死”、“你死给我看看”等言论掺杂其中,一时间这场自杀直播被众人围观。

当事人层面的冤枉,需要个人调整心理预期,尊重司法权威,理性接受法院司法裁判,自觉服判息诉。社会层面的冤枉,是法院在司法过程中需要考量的因素之一,但并非决定性因素。法律层面的冤枉,是法院在司法过程中需要重点防范和避免的,一旦在涉诉信访工作中发现此类问题,应坚持有错必纠的原则,予以纠正。信访与信法信访制度在中国具有特殊性,英文里没有信访这个词,但有类似的制度。世界很多法治成熟的国家都存在不同形式的申诉陈情请愿权利,只是称呼不同而已,但都赋予了民众直陈诉求的渠道。

重视不可谓没高度,法规不可谓不健全,为何始终难以根治?恐怕还是将垃圾短信只当做“电子垃圾”,而不是当做违法犯罪行为来打击。电话销售与垃圾短信已经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几乎每一个人都遇到过这样的骚扰,如果您恰好最近在看房或者买房不久,那么类似的电话和短信就可以用狂轰乱炸来形容,甚至连拉黑的容量都不够用。有人说,这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人家也不容易。其实未必,就像是街上有人发小广告,偶尔拿一张没什么,如果只要出门就有数百人不断往你手里硬塞,恐怕谁也受不了。

第一应尽快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加重网络运营商对信息的审核和对用户的保护责任,作为网络时代信息平台的提供者,网络运营商不仅要承担较高的企业社会责任,也应被赋予较为明确、严格的法律责任;第二要通过司法解释、行政法规等明确网络恶意起哄者的法律责任,减少网络暴力,减少跨地域言论伤害,维护网民的整体利益。此外,要加强言论引导,促进网络空间法治化,通过积极有效的措施加强网络文明建设,维护网络空间的自由与安全。法律看似无情,但对本案在道德层面不难作出评价。如果网络运营商穷尽了审核、保护义务,会不会挽救年轻的生命?如果网民少一些谩骂嘲笑,多一些安慰劝导,会不会防止这起悲剧的发生?法律上的责任虽难以明确,但道德上的拷问并不缺位,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应反思的现实问题。

问题的严重性,有关部门早就看到了,也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规范,但效果却始终不理想。究其原因,无非是在执行层面出了问题。首先是违法成本太低,电话营销之所以猖獗,是因为不仅经济成本低,而且违法成本也低。如果真正出现几个因此而入刑的案例,恐怕这股风就不会越刮越盛。此外,这个链条上往往捆绑着诸多违法现象,比如伪基站,比如盗取转卖公民个人信息等等,决不能因个体损失小就一味地放纵,而要各个击破。最后还不得不说的是,电信运营商的不作为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出于自身利益考量,运营商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主动参与其中,如果不给他们真正的压力,仅靠工信部和公安部门很难根治这一痼疾。无论是短信还是微信、微博,都只是侵犯公民权利的载体和工具,只要有关部门真正重视起来,有法必依、违法必究,相信这种乱象就一定会得到根本性的遏制。

根据罪刑法定原则,法无明文规定不得入罪,我国刑法中没有规定“考试作弊罪”。而且,在各种大型考试中,虽然试卷按规定属国家秘密,但一旦开考则失去秘密属性。然而,虽然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但是作弊行为在社会上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具备了犯罪的本质特征,即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因此有必要采取刑罚手段予以制裁。在很多西方国家,对于考试作弊行为,都进行严厉的追责。我国应该借鉴西方国家的立法经验,对于考试作弊行为,在刑法层面上进行明晰的规定,避免出现法律空白。

因此就本案来讲,追究网络运营商的法律责任并无明确的法律规定。二、针对闹事网民。在直播自杀过程中,许多网民发表了蔑视、嘲笑的评论,在一定程度上激化了自杀者的情绪,甚至推动了自杀行为的实施。对于这些网民是否应当追究法律责任,在当前的法制背景下,应分情况认定。刑事层面,网友的行为不符合教唆自杀、帮助自杀的行为要件。教唆自杀主要针对没有自杀意图的人实施,帮助自杀是指提供工具协助有意图自杀者的行为。上述网友的行为可以看作是对于自杀行为的评价,并不符合教唆、帮助的定义,因此不具有刑法评价的意义;行政层面,如果网友出于恶意,连续发表谩骂、催促自杀等言论,造成了实际的危害后果,那么应视具体情形,由警方处以警告、罚款、拘留等行政处罚措施,如果只是单条的、轻微的嘲笑等言论,不建议追究法律责任。

报道中有基层干部称,防治类似领域的腐败,还必须加大相关财政资金的监管,要晒财政补贴的“明细账”,增加透明度,防止被截留;同时,优化干部激励和考核评价机制。这样的建言可谓一针见血。但必须看到,这些建言目前而言还只是一种建议。这就要求,相应的顶层设计能在切实增强发现问题、分析问题的敏锐度的同时,亦能不断提升将敏锐反应转化为迅捷有力行动、力促问题解决的能力。因为还是那个简单的道理,针对所有层面和领域的权力监督制约,均做到了一视同仁、不留死角,“小官”哪有机会成为“大贪”,清水衙门又何以成腐败重灾区?(李记)。

头顶 强案 大白菜

上一篇: 河南一“老赖”拒不履行生效判决二次获刑(图)

下一篇: 昌平区初三道德与法治期末考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0.09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