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建设在国家层面得到明确是


 发布时间:2021-05-08 15:14:11

地方法治建设正逐渐成为国家法治建设的“试验田”;国家层面法治建设环境的同步支持是地方法治建设深入可持续发展的根本支点近年我国地方法治建设进程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不少省区市进行了有益的探索。通过对近年来地方法治建设新脉动的观察,笔者认为具有以下不容忽视的特点:在提法上,意图通过“

包括村官在内,动辄涉案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小官大贪”,我们见到过很多次。而简单分析这些案件便能发现,正是因为监管的惯性缺失,正是因为监督的常态缺位,才导致这些“芝麻大”的小官,不断膨胀为“硕大无朋”的巨贪。道理类同。用报道中的话说就是,与土地、矿产等领域单个项目动辄数千万乃至上亿元的金额相比,一些“清水衙门”经手的都是小项目、小资金,平日受到的关注和监督少,部门审批成了“一支笔”“一言堂”,滋生出腐败行为乃至窝案也就不足为奇。

但事实上,司法层面需要考量的一些量刑因素,如被告人的主观恶性大小,社会危害性程度大小,是否有自首、立功等减轻情节,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甚至在刑事司法政策中逐步限制和减少死刑适用,则往往不在社会层面考量的范围之内。因之,社会层面的冤枉是建立在传统文化和朴素正义观基础上的道德观念,这一层面的冤枉可能是法律与道德冲突的体现。法律层面的冤枉。以宪法为最高权威,覆盖各个法律部门,涵盖实体法与程序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基本形成。

配套制度的完善是当务之急。还有,如何应对地方的科层限制和“抓小放大”的困境,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国家层面更为复杂的制度环境为地方的先行先试提供了展示自身价值的历史舞台,但地方自主性空间有限也是不争的现实。或许“抓小放大”能够暂时规避一些央地体制原因产生的阻碍,同时又束缚了地方法治建设改良基本制度、解决核心问题的的手脚。因此,国家层面法治建设环境的同步支持,方是地方法治建设深入可持续发展的根本支点。□熊文钊 郑毅 (作者单位:中央民族大学)。

如果发生类似上述的悲剧,是否应当追究网络运营商的责任,在实践中存在争议。在网络高速发展的时代,更应谨慎。第一,自媒体时代,网络运营商对于信息内容实行“先发后审”制度,微博有上亿的用户,从业务层面来讲,高效的审核工作不太现实,如果过于苛求网络运营商的审核责任,势必影响信息传播与效率;其次,我国目前就网络运营商的责任追究主要体现在主动侵权、恶意骗取点击量等方面,对于上述“不理睬”的案件,并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刑事层面上没有可适用的罪名,民事层面缺少侵权构成要素,行政层面又缺少处罚依据。

但要实现消灭敌人、以战止战的目的,反腐还不能仅仅局限于中央层级,更需要在地方层面展开“歼灭战”。尤其是在中央巡视组地毯式巡视之后,各地反腐就应当进入大规模“歼灭战”,将巡视中发现的腐败问题集中彻查,以实现地方吏治的“换血”,彻底杜绝一些官员的侥幸心理。在打破种种反腐定律之后,民众对反腐的认知、官员对反腐的心理,更多回归到平时的体验中来。如果人们总是在媒体上观赏反腐的战果,如果官员们发现自己身边的人并没有什么变化,如果反腐总是关注不到那些寻常官员,那么很多人依然会认为“战争离我们还很远”,“反腐反不到我的头上”。

在实施上,推崇在省一级党委直接领导和统一部署之下以“纲要+规划+立法+实施”的模式,党的领导成为法治地方建设的核心机制。目前几个典型地方的法治省建设无一不是由党委通过决定,再由党委提供最终的领导保障,其间地方的动议等也大多源自党委,从而有效保障了法治地方建设的效率与成果。当然,在法治地方大潮如火如荼高歌猛进的同时,一些冷静的思考也是不可或缺的,因为这或许将直接决定地方法治建设的走向。一者,强调的和建设的都是“法治”,但其中有某些“人的因素”。

李亚兰表示,我提出的议案就是修改刑事诉讼法第99条,将侵犯人身权利犯罪增设精神损害赔偿条款,这一条款的增设就是来源于一些暴力犯罪,就是我们所谈到的侵犯妇女人身权利,包括侵犯儿童人身权利的犯罪。李亚兰指出,现在在法律层面上,对犯罪打击除了承担刑事责任之外,基本上除了物质赔偿损失,没有精神损害赔偿,那么对性侵所造成的被害人,包括给其家庭带来的精神伤害是无法估量的。所以说在打击层面上,让犯罪分子除了负刑事责任之外,还要让他们承担一定的经济赔偿,这对打击犯罪应该说是一项有力的措施,也对保护无辜有了经济上的保障。李亚兰强调,针对社会上的这种偶发或者频发的性侵,特别是偏僻山区,还有农民工的子女,他们的保障机制还是差一些。首先是社会上要呼吁关爱这些生活在贫困山区的底层儿童,再有就是要提高国民素质,并且在法律上,对侵犯儿童犯罪的,包括强奸幼女、强奸少女的,应该从法律的层面上从重打击。

应对形形色色的骗子,严查千差万别的个人资格,核心在于审核人员是否绷紧法纪的神经。过往那些开着宝马领低保的恶劣冒领事件中,最大的隐患不是有人暗藏欺骗之心,而是作为具体经办人员的村(居)民委员会干部失职、渎职,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私心照顾亲友的有之,把低保出卖予人谋取不当利益的有之,稀里糊涂不问真假的有之。从这个角度来说,确保社会保险机制的健康运行,行骗入刑只是确保社保安全的一只手,另一只手必须严惩失察、纵容乃至“导演”行骗的审核人员。

但在一个法治现代化国家,应该依靠司法裁判,而非上级领导来解决社会矛盾。只有立法完备、执法公正,各种权利救济渠道畅通,才能使民众不必千里迢迢信访,就地解决矛盾纠纷。法律的权威源自人民的内心拥护和真诚信仰,如果民众缺乏法治意识,无视司法权威,遇事还是寄希望于向上陈情表达诉求,将终局性裁判寄托在领导人而不是司法程序上,法治社会建设将无从谈起。冤枉与正义“冤枉”的原意是指受到了不公正待遇或没有事实依据给人加上恶名。

工圈 韩和芳 平面镜

上一篇: 北京市昌平区社会建设工作办公室

下一篇: 关于民事法律行为生效条件的说法错误的是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4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