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个人层面的核心价值观


 发布时间:2021-05-08 16:08:02

地方法治建设正逐渐成为国家法治建设的“试验田”。在经济特区的成功所鉴证的经济发展领域先行先试模式的极大成功之后,法治建设领域也终于逐渐突破了“先中央、后地方”的传统思维,开始在更为广阔的地方基层寻求全新的引领改革的空间。这既是支撑前述“地方法治建设主动性思维”的重要基点,又是对国

类似这样的腐败潜伏者,如果不能得到集中“歼灭”,便很可能潜伏下来继续腐化整个干部队伍的纯洁再生能力。而只有坚持“不会鸣金收兵,只会越来越严”,坚决避免“选择性”反腐,严格践行有腐必究的法治原则,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才能塑造吏治清明的良好生态。王岐山除了反腐治标治本论之外,还有一个著名论断,即“反腐败既要坚持打持久战,也要打好歼灭战”。为了确保今后的“持久战”能够取胜,为了实现反腐从治标转向治本,各地需要打好“歼灭战”。这种短期高烈度高密度的反腐,虽然带有“运动”的意味,但目的在于震慑并瓦解官僚中的腐败利益集团,赢回民众的信任和信心,为今后的腐败常态化治理清除障碍。本报特约评论员傅达林。

如果把反腐比喻成一场战争,中央查处一批高官腐败就如同“闪电战”,以形成震慑效果。但要实现消灭敌人、以战止战的目的,更需要在地方层面展开“歼灭战”。中央巡视过后,一些省份开始进入强力反腐阶段,从地方层面与中央反腐相呼应。日前从河北传来强力惩治腐败的战果:10个月立案14808起,查处县处级以上干部238人。河北省委书记表示反腐不会鸣金收兵,只会越来越严。如果把反腐比喻成一场战争,中央查处一批高官腐败就如同“闪电战”,以形成震慑效果。

在涉诉信访中,常有一些信访人身穿写着“冤”字的状衣,摆着写满自己“悲惨遭遇”的地状,喊口号高呼“冤枉”。喊冤成为涉诉信访中的一种独特现象。信访人向主管机关和群众喊冤,通过呼喊来表达自己内心不满和委屈,显示自己遭受了不公正待遇。而周围群众又很容易把眼前的喊冤行为和古代的窦娥冤、包公案等联想在一起,更为喊冤者渲染了一种悲壮的色彩。分析信访人喊冤现象,需要厘清“冤枉”的文化内涵及不同层次。当事人层面的冤枉。从这一层面而言,冤枉是指当事人自己对案件的心理预期没有实现,进而用自身的道德准则、价值判断和心理标准来评判案件的审理结果。

要彻底清扫网吧违法这一问题颇多的“奥吉亚思的牛圈”,不仅需要文化执法部门在法治层面加大查处力度;还需要家长、学校在德治层面欲治身、先治心,欲责人、先责己,形成学生、社会、家长三力齐发的立体化、常态化的净网环境《南国都市报》记者在接到群众投诉后,到海口市龙舌坡市场二楼的一家网吧以及秀华路上的一家网络会所暗访,均发现有不少穿校服的学生在上网打游戏,而且,在那家网络会所上网,还不用登记身份证。而拨打文化市场综合执法部门的举报电话,却也因为告不告知记者身份,而出现了不同的情形。

但要实现消灭敌人、以战止战的目的,反腐还不能仅仅局限于中央层级,更需要在地方层面展开“歼灭战”。尤其是在中央巡视组地毯式巡视之后,各地反腐就应当进入大规模“歼灭战”,将巡视中发现的腐败问题集中彻查,以实现地方吏治的“换血”,彻底杜绝一些官员的侥幸心理。在打破种种反腐定律之后,民众对反腐的认知、官员对反腐的心理,更多回归到平时的体验中来。如果人们总是在媒体上观赏反腐的战果,如果官员们发现自己身边的人并没有什么变化,如果反腐总是关注不到那些寻常官员,那么很多人依然会认为“战争离我们还很远”,“反腐反不到我的头上”。

违法必究不能是“毛毛雨”,查纠四风也不能搞“一阵风”。就媒体曝光、追问的几则百姓反映强烈的问题而言,不仅需要相关部门、相关人员该出手时就出手,清扫这些令人脸红冒汗、坐立不安的死角和盲区,更需要其结合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提出的“查摆问题、开展批评”,来一次动真碰硬的全面体检、叫真务实的顽疾诊治,让公权力的应承职责和必担义务归位。当然,要彻底清扫网吧违法这一问题颇多的“奥吉亚思的牛圈”,不仅需要文化执法部门积极回应群众呼声,对不作为说不、让乱作为受缚、对假作为打假、给慢作为提速,在法治层面加大对网吧接纳未成年人违法行为的查处力度;还需要家长、学校重视自己的同步责任,在德治层面欲治身、先治心,欲责人、先责己,在“绿色网吧”的建设上,在快乐成长的引导上,少些高高在上的说教、多些平等务实的疏导,形成学生、社会、家长三力齐发的立体化、常态化的净网环境。(乐南)。

一笔扶贫款从市到县被侵吞40%,从县到乡又被克扣40%;一张小农机具秧盘的国家补贴2毛5分,农技站就克扣1毛8分,站长还要贪3分;一个售价数百元的骨灰盒,民政干部也要拿15元回扣……扶贫办、农技推广站、民政局……近年来,腐败现象正向一些人心中的“清水衙门”蔓延,有些部门甚至成了腐败“重灾区”。看似“边角碎料”,但积少成多,这种腐败行为侵害的是民生政策的“红利”和基层群众的利益,危害不可小视。(相关报道见今日本报9版)一些地方的“清水衙门”成腐败重灾区,并不是单纯的腐败问题。

中新网3月12日电 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龙电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亚兰今日谈及“性侵女童”现象时指出,在打击层面上,让犯罪分子除了负刑事责任之外,还要让他们承担一定的经济赔偿,这对打击犯罪应该说是一项有力的措施,也对保护无辜有了经济上的保障。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今日举行发布会,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林荫茂、黑龙江省龙电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亚兰、山东省威海市委副书记、市长张惠、河南省开封城摞城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晓、广东省深圳市国威电子有限公司车间副主任易凤娇、贵州省妇联主席罗宁就“社会文明进程中的女性发展和权益保护”相关问题答问。

全院干警 白俊 金佑

上一篇: 北京昌平拆除一处“小产权房” 此前曾被曝光

下一篇: 滕州市政法委副书记朱瑞国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4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