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罪犯收监执行的法律规定


 发布时间:2021-04-19 18:02:42

“我们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探索注射方式执行死刑。”蔡顺斌说,这种方式更能彰显司法文明,因此决定对糯康等人也采取注射执行。执行完毕后,会将4名罪犯的遗体火化,并将骨灰、遗书及遗物等移交给其近亲属或所在国驻昆明领事馆。生命最后数小时冷冷清清按照有关规定,域外罪犯执行死刑,要照会其所

“三类罪犯”是指职务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和金融诈骗犯罪以及组织(领导、参加、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犯。据介绍,2014年全国法院受理“三类罪犯”减刑案件15436件,其中,改变执行机关报请减刑幅度案件5203件,占受理案件数的34%,同比上升了15个百分点;裁定不予减刑案件741件,占受理案件数的4.8%,同比上升3个百分点;受理“三类罪犯”假释案件1845件,裁定不予假释 198件,占受理案件数的10.73%,同比上升5个百分点。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狱务公开工作,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推进狱务公开,依法及时公开执法依据、程序、流程、结果和生效法律文书,杜绝暗箱操作”的要求。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深化司法体制和社会体制改革的意见》也将推进狱务公开列入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任务。根据中央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部署要求,结合狱务公开工作实际,司法部在深入调研、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研究制定了《司法部关于进一步深化狱务公开的意见》。意见的颁布实施,是司法部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实现依法治监、推动法治中国建设、平安中国建设的一项重要举措,对于进一步深化狱务公开工作,保障罪犯合法权益,规范监狱执法行为,提升监狱执法公信力,预防司法腐败,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意见围绕罪犯及其近亲属、社会公众关注度较高的、监狱执法领域的重点和热点问题,根据现行法律法规要求,结合监狱工作实际,提出了根据社会公众、罪犯近亲属和罪犯等公开对象的不同需求分类公开的要求,并细化了公开的具体内容。二是狱务公开的方法更多样更便捷。为切实增强狱务公开的实际效果,意见在总结近年来各地狱务公开创新经验的基础上,提出要突出利用现代信息手段,进一步丰富和创新公开的方式方法,拓宽公开的渠道,使罪犯近亲属和社会公众能够更加方便、快捷地获得公开信息。

浙江在线记者从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到,30日上午,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对“7·5”公交车放火案罪犯包来旭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2014年7月5日,下午5点03分,浙江杭州一辆载有80余名乘客车的7路公交车途经东坡路与庆春路交叉口时车内起火燃烧。事故造成30多人受伤,其中重伤20人,公交车被烧毁。事后公安机关迅速查明,甘肃籍男子包来旭在公交车上点燃了天那水(香蕉水),导致惨剧发生。

湖南省人民检察院联合省监狱管理局邀请权威专家,形成湖南省心脏病等三种疾病短期内可能危及生命的诊断标准;江苏、浙江等地检察机关采取异地体检方式,确保重新体检更加公正、真实、有效。平等适法铲除司法腐败堡垒往往从内部被攻破。分析违法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的案件不难发现,这些案件的发生与一些司法人员向罪犯敞开方便之门无法分开。严防提前出狱变成“提钱出狱”,严查隐藏在违法变更执行背后的司法腐败,成为此次检察机关专项检察活动必须解决的主要问题。

从数字上看,贪污贿赂犯罪和渎职侵权犯罪立案人数,与上年基本持平。●对破坏生态环境的下“狠手”全市检察院去年共立案查办生态环境保护领域职务犯罪22件41人,依法起诉破坏环境资源的犯罪嫌疑人60人,同比上升两成。市检察院还出台了《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作用服务和保障美丽宁波建设的指导意见》,指导全市检察机关积极参与美丽宁波建设。全市法院去年一审审结的行政诉讼案件中,环保类案件也有17件。●打击食品安全犯罪不手软去年,全国首例特大制售“地沟油”案件,震惊全国。

但实际情形怎样呢?《南华早报》引用报道称,一些监狱在实际操作中甚至“懒得”通知当地警方和其他有关部门。换句话说,《刑法》制定的假释程序只是虚设,贪官是否假释,很大程度上只由监狱管理部门说了算。三是监狱执法方面的漏洞。说白了,这不叫漏洞,而应叫监狱执法腐败。由于存在立法和程序两大漏洞,监狱长拥有了极大的自由裁量权,他说某贪官“确有悔改表现”、“假释后不致再危害社会”,便可以直接批准假释。典型的如丹东市监狱原监狱长刘宝昌,他将减刑、假释当做敛财工具,通过向主管监狱长、刑罚科打招呼,授意或默许经办人员在《罪犯减刑(假释)审核表》上造假,并在明知不符合规定的情况下,批准监外执行、假释,12次收受贿赂共计81万元。今年年初,广州中院发布了有关减刑假释的改革新规,有两个亮点,一是减刑假释裁判结果上网,服刑人员的减刑假释情况向社会公开。二是严格法定程序,凡是处级以上官员的减刑、假释案件一律开庭审理。最高人民法院在修订假释制度时,不妨借鉴吸收广州改革的经验,同时应注意修改假释的实质条件,弥补立法方面的漏洞。此外,立法、司法机关应加紧制定实施惩处监狱执法腐败的条例,加强对监狱管理的监督,堵住监狱执法漏洞。王学进。

有鉴于此,从今年3月起,最高人民检察院部署开展为期9个月的专项检查监督活动,截至目前,已发现不少违规、违法甚至犯罪的问题。最高人民检察院发言人说,在专项监督活动中,已立案查处涉及违法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的职务犯罪案件105件(120人),并已建议将711名罪犯收监执行,其中原厅局级以上职务犯罪罪犯就有76人。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除了司法人员对减刑、假释的适用条件存在不同认识、个别执法人员搞权钱交易外,案件处理过程透明度不高,减刑、假释提请权主要由监狱、看守所单方掌控,检察院、法院只做形式审查,缺乏有效的监督程序和实质性调查审核等,也是重要原因。

当前刑罚变更执行中存在的问题,突出表现在职务犯罪、金融犯罪、涉黑犯罪等三类罪犯上。《规定》将“三类罪犯”作为第一类调查核实对象。同时,为严厉打击恐怖主义,还将严重暴力恐怖犯罪罪犯也列为第一类调查核实对象。袁其国还指出,“有易发问题的情节”,具体包括《规定》第六条第二、三、四项规定的案件。《规定》将“因罪犯有立功表现或者重大立功表现拟提请减刑的;拟提请减刑假释罪犯的减刑幅度大、假释考验期长、起始时间早、间隔时间短或者实际执行刑期短的;拟提请减刑假释罪犯的考核计分高、专项奖励多或者鉴定材料、奖惩记录有疑点的”等三类案件列入调查核实范围,是司法实践的需要。

同谱 沈冬梅 礼理

上一篇: 在反间谍法宣传教育会上的讲话

下一篇: 成都检方通报职务犯罪大要案 建工集团总经理被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2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