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监狱:“有权有钱”职务犯将集中关押


 发布时间:2020-11-26 21:10:17

中新网10月29日电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今日指出,最高检今年3月起部署开展专项检察,重点监督有关部门对职务犯罪、金融犯罪、涉黑犯罪罪犯的刑罚变更执行情况,至9月底已建议收监执行800名罪犯,其中厅局级以上职务犯罪罪犯82人。曹建明今日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

但实际情形怎样呢?《南华早报》引用报道称,一些监狱在实际操作中甚至“懒得”通知当地警方和其他有关部门。换句话说,《刑法》制定的假释程序只是虚设,贪官是否假释,很大程度上只由监狱管理部门说了算。三是监狱执法方面的漏洞。说白了,这不叫漏洞,而应叫监狱执法腐败。由于存在立法和程序两大漏洞,监狱长拥有了极大的自由裁量权,他说某贪官“确有悔改表现”、“假释后不致再危害社会”,便可以直接批准假释。典型的如丹东市监狱原监狱长刘宝昌,他将减刑、假释当做敛财工具,通过向主管监狱长、刑罚科打招呼,授意或默许经办人员在《罪犯减刑(假释)审核表》上造假,并在明知不符合规定的情况下,批准监外执行、假释,12次收受贿赂共计81万元。今年年初,广州中院发布了有关减刑假释的改革新规,有两个亮点,一是减刑假释裁判结果上网,服刑人员的减刑假释情况向社会公开。二是严格法定程序,凡是处级以上官员的减刑、假释案件一律开庭审理。最高人民法院在修订假释制度时,不妨借鉴吸收广州改革的经验,同时应注意修改假释的实质条件,弥补立法方面的漏洞。此外,立法、司法机关应加紧制定实施惩处监狱执法腐败的条例,加强对监狱管理的监督,堵住监狱执法漏洞。王学进。

法律界人士早就指出,监外执行的漏洞,首先是法律规定不够细化的漏洞,其次是监管机制的漏洞。比如“经诊断短期内不致危及生命”的标准,在核定保外就医条件时,是个难以操作的问题,而对“其他需要保外就医的疾病”的理解,也存在较大分歧。比如法院决定暂予监外执行案件没有期限限制,存在“一决到底”现象。又比如判定监外执行时的程序,大多流于形式,成了“文来文往”的书面游戏,而又是封闭式的,不吸纳被害人与公众参与。如此等等,使得监外执行成了一些落马贪官和富人逃避法律惩罚的“华容道”。

第四条 人民检察院办理减刑、假释案件,依照规定实行统一案件管理和办案责任制。第五条 人民检察院收到执行机关移送的下列减刑、假释案件材料后,应当及时进行审查:(一)执行机关拟提请减刑、假释意见;(二)终审法院裁判文书、执行通知书、历次减刑裁定书;(三)罪犯确有悔改表现、立功表现或者重大立功表现的证明材料;(四)罪犯评审鉴定表、奖惩审批表;(五)其他应当审查的案件材料。对拟提请假释案件,还应当审查社区矫正机构或者基层组织关于罪犯假释后对所居住社区影响的调查评估报告。

东莞两名正在服刑的罪犯,因刷牙时其中一人不小心撞了一下另一人的屁股,两人发生了斗殴,最终其中一人被扯破了阴囊。23日,记者获悉,扯破他人阴囊的彭力怀(化名)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同时与之前所犯罪行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七年,即执行至2028年10月14日止。去年10月15日早上6时多,彭力怀拿着口杯、牙刷在监舍后阳台洗漱房刷牙。当时在同一个监区服刑的奚某某也在那里刷牙。

检方加大对减刑假释以及暂予监外执行的监督力度,2名原厅级干部被监督收监。今天上午,本市第十四届人大代表专题视察北京女子监狱,在会上,市检察院就今年以来全市刑罚执行变更法律监督情况进行报告。按照修改后的刑诉法和中政委5号文件的规定,检察机关对刑罚执行变更全程参与,目前,全市检察院三个分院、两个派出检察院、13个驻监狱检察室、6个驻教育矫治所检察室,有50名检察人员专职履责。今年截至10月底,全市检察机关审查提请3171件,审查裁定和批准、决定2958件。

“将罪犯李某的刑期减去有期徒刑二个月,缩减缓刑考验期四个月。”10月10日上午,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正在接受社区矫正的服刑人员李某减刑一案公开开庭,现场庭审听证。据悉,该院减刑假释与社区矫正对接工作已实现对服刑人员的全面覆盖。庭审现场,“社区矫正机关”与“检察机关”并列出现在法庭上。服刑人员李某坐在法庭“社区矫正人员”席上,接受减刑听证。“社区矫正机关”代表就减刑建议书中的相关事项向法庭提交了六组相关证据,2012年2月,李某因故意伤害罪被江苏省沛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法制晚报》记者从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上查询得知,去年以来,包括原青海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何再贵、原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基础产业司综合处处长匡新等人被减刑。审案情况 去年审案460件 40件大要案公开审理据二中院董建中副院长介绍,为杜绝“有钱人”、“有权人”减刑快、假释多、服刑时间短的问题,中央政法委发文对减刑、假释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予以规范。自2014年1月实施《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的意见》以来,二中院共审理了460余件减刑、假释案件,其中对职务犯罪、金融类犯罪以及涉黑犯罪三类犯罪及在社会上有重大影响的40余件减刑、假释案件,均进行公开审理。

陈立强 归燕诗 儿书

上一篇: 女子车被撞漆被刮掉 目击者留字条称愿作证

下一篇: 路桥区中国平安人寿保险在哪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