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汉:刘维的事与我无关 我一生中没摸过一把枪


 发布时间:2021-01-24 04:32:06

被告人还千方百计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本案中一起被提起公诉的,还有当地3名政法干部:原德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政委刘学军、原德阳市公安局装备财务处处长吕斌和原什邡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刘忠伟。据刘维供述,除了送金钱财物,他几乎每周都会和这三人在自家的会所里聚会,一起寻欢作乐,甚至吸食毒

图为:昨日,刘维等7人受审。图为:昨日,刘维在作最后陈述。(本报报道组 摄)“谢谢审判长、检察员给了我说话的机会。从一审到二审,让我如实讲述了人生的经历和犯下的罪行。我愿意接受法律对我的公正判决。”上诉人刘维作最后陈述。14日至17日,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咸宁市咸安区法院审判庭审理刘维等人上诉案。17日下午,在7名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作最后陈述后,审判长宣布休庭,将择日宣判。庭审中,刘维与刘汉关系,刘维是否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1·10”案是否系刘维指使,对刘维等上诉人量刑是否适当等问题,经过激烈控辩交锋,越辩越明晰。

二审中检察员综合考虑上诉人的社会危害性、人身危险性以及主观恶性后,根据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在出庭意见书中依法提出了对上诉人孙华君、缪军、李波从轻改判的建议。在刘汉、刘维等36人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办理过程中,检察机关全面落实“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统一”的要求,一审期间接待律师200余次,提供案件电子卷宗近500G。在该案审查起诉及二审审查中,检察机关案件承办人先后通过电话或面见等方式,主动听取诉讼代理意见180余条,全部制成笔录附卷;参加庭前会议18次,与律师交换意见190余条;共协调看守所安排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142人次;对于律师提出的申请收集或调取相关证据要求,检察机关也给予高度重视,积极调查取证,并在法庭上予以出示。2014年8月7日,湖北省高级法院在咸宁市对刘汉、刘维等上诉案公开宣判,维持一审对刘汉、刘维等5人的死刑判决,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经最高法核准,2015年2月9日,刘汉、刘维等5人被执行死刑。(戴佳)。

至2000年,刘维、曾建军累计敲诈陈某某等人共计数百万元。法庭上,刘维辩称,“大都会”游戏机厅是陈某某拉他入股,而非敲诈勒索收“保护费”,而自己当时是负责为游戏机厅招揽客人。公诉方以受害人陈某某等“大都会”游戏机厅股东证言及被告人曾建军供述予以驳回。除此之外,刘汉、刘维还插手当地采砂行业,破坏采砂权的公平交易环境。2006年底,罗某欲竞拍什邡市一河段采砂权,通过什邡市检察院干部刘忠伟出面找刘维帮忙。经刘维安排,以刘维、旷小坪与罗某一起报名参与竞标,并指使他人要求其他有意参与竞标的人不要参加竞标。后罗某一次举牌即中标,其后刘维在罗某经营的砂场占股50%,获利400多万元。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刘汉、刘维不断通过打压竞争对手、黑霸一方,逐渐在四川广汉、绵阳、什邡等地及部分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严重破坏了经济秩序和社会生活秩序。对于刘家兄弟在当地的势力,公诉人出具的一份证言如此形容:上世纪90年代末,刘维已经发展成为广汉最大的“操哥”,周政就是因为和其争地盘,被干掉的。庭审中,被告人刘维沉默以对。

刘汉、刘维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是党的十八大后依法查处的性质特别恶劣、危害特别严重的刑事案件。2014年2月20日,咸宁市人民检察院对刘汉、刘维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提起公诉。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管辖决定于同年2月21日立案受理。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开庭审理,于同年5月23日公开开庭宣判,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等罪对刘汉、刘维、唐先兵、张东华、田先伟等5名被告人判处死刑。

他被湖南警方收审后,游戏机厅交刘坤负责。1994年,刘维从湖南回到广汉后,刘汉又将游戏机厅交刘维经营,并资助刘维在广汉开了一家餐厅。1997年,刘汉在广汉西苑宾馆遭袁宝璟雇请的枪手开枪袭击后,刘维派手下曾建军持枪为刘汉开车,当保镖贴身保护刘汉。汉龙集团收购丰谷酒业后,将销售代理权交给刘维,刘维获利丰厚。刘汉还将乙源饮料厂的土地低价转让给刘维,让其成立乙源公司。1999年2月13日,刘汉指使缪军等人杀害王永成时,刘维为缪军提供作案枪支。

据刘维供述,除了送金钱财物,他几乎每周都会和这三人在自家的会所里聚会,一起寻欢作乐,甚至吸食毒品。由于这种特殊的关系,刘学军以隐匿、销毁案卷材料为条件,请刘汉帮助其升迁,发生命案后多次通风报信;刘忠伟、吕斌为刘维提供枪支配件和子弹。专案组发现,通过行贿、帮助升迁、提供毒品等手段,刘氏兄弟建立起复杂的关系网,换取有案不查、压案不办、毁灭证据、重罪轻罚。例如,2003年5月,组织成员孙华君在绵阳市非法持枪被举报,从孙华君被警方抓获,到检察机关批捕、起诉,再到法院审理判决缓刑,总共只有15天,堪称“奇迹”。

从被告人着装到庭审现场设施、医疗保障等方面,法院都最大限度地提供了保障,履行了诉讼关照义务。一审庭审有序、高效、理性、平和完成。”贾宇指出,这次对刘汉等36人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的审判,彰显了忠于事实、忠于法律的司法理念和法治精神,体现了对程序正义、实体正义的追求,为我国依法、公正审理和惩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提供了一个成功的范例。黑恶势力覆灭,大快人心。“为了等这一天,我和几个姐妹从黑发熬成白发,终于迎来了正义的一刻!”受害人周政的姐姐周厚蓉说,在听到宣判的结果后,全家人都来到周政的坟前燃放鞭炮。

1995年毕业至今,他一直在武汉警方从事预审,现担任刑侦局法制大队一中队中队长。作为一名预审员,谈及打赢那些难啃的硬仗,吴俊颇有心得:读懂人心。2002年,代号“江北一号”的涉黑案件在武汉宣判,这是武汉市首起以刑法第294条定罪的涉黑案件。此案预审时,主犯石会强看起来玩世不恭,但吴俊看出他并非不害怕,只是还没意识到所犯案件的严重性。“你看看窗外的树,现在风平浪静,但若起了大风,树干都会摇摆,风再大一点,就有可能将树连根拔起。

王富军 温猪 西吉

上一篇: 甘肃安宁警方破获运毒案 缴获海洛因5公斤

下一篇: 男子准备开餐馆楼上居民不同意 或走法律程序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