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汉被曝嗜赌成性:曾在澳门累计输掉10亿元(图)


 发布时间:2021-01-24 04:56:44

据刘维供述,除了送金钱财物,他几乎每周都会和这三人在自家的会所里聚会,一起寻欢作乐,甚至吸食毒品。由于这种特殊的关系,刘学军以隐匿、销毁案卷材料为条件,请刘汉帮助其升迁,发生命案后多次通风报信;刘忠伟、吕斌为刘维提供枪支配件和子弹。专案组发现,通过行贿、帮助升迁、提供毒品等手段,

刘汉和刘维等人还分别依托汉龙集团等经济实体的经营活动,不断壮大经济实力,获得巨额资产。公诉人当庭出示了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大量证人证言,以证明汉龙集团及其关联企业,向金融机构骗取贷款、票据承兑、信用证等资金总额为人民币38.3493亿元、美元1.4亿元。法庭调查显示,被告人旷晓燕等人先后在境内邀约刘汉等20余人赴澳参赌,并安排被告人刘淼在澳门为赌客提供出码、换码等服务以获取洗码佣金。旷晓燕当庭供认,刘汉曾在成都向他支付赌债2亿余元,尚欠5亿余元。

上诉人刘维:我和刘汉只是兄弟关系。上诉人辩护人:刘汉出资帮刘维开餐厅,刘维派人保护刘汉,都是兄弟间的互相帮助,而非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的相互扶持。检察员:正是血缘亲情,加强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紧密性。法庭调查和辩论阶段,上诉人刘维及其辩护人一再强调刘汉、刘维仅仅是亲情关系,要将刘维组织、领导的组织与刘汉组织、领导的组织分开看待。检察员指出,刘汉、刘维之间存在兄弟情,毋庸置疑。但结合本案事实,他们在共同犯罪中更是一种上令下从、此应彼合的关系。

面对详实的证据材料,刘维辩称,当时他只是为了教训周政,就安排曾建军去把周政打伤打残,但没想到致其死亡。面对受害人亲属,刘维对周政的死表示道歉,但仍辩称他和周政之间并无过节,也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杀害周政后,刘维在广汉的赌博游戏机、高利贷市场一家独大,称霸一方。证据显示,被告人刘维先是强行向“大西园”游戏机厅经营者陈某某收取“保护费”约10万元,后刘维见陈某某等人经营的“大都会”游戏机厅生意更好,便安排曾建军等人前往闹事,迫使陈某某等人给予刘维、曾建军“保护费”,并最终将“保护费”提高到“大都会”整体收入的20%。

“刘汉刚到湖北咸宁时说,我的案子不是你们的事,你们湖北办不了我这个案子。”专案组民警介绍,审讯初期的刘汉对涉黑犯罪、命案一概否认,只承认自己是一般罪行。“我们给他画了‘三道圈’,一圈圈收紧,一步步亮剑。”预审民警说,完备的证据体系成为击溃刘汉心理防线的“王牌”。第一道圈,指出他身边人,特别是保镖的犯罪行为。刘汉坚持说,汉龙集团的文化是崇善的,一直要求员工遵纪守法。预审民警问,你说你崇善,为什么你的管家、保镖都涉嫌命案?如果你天天教育他们向善,会是这个结果?预审民警接着指出,手下非法持枪被抓,你出钱摆平;他们犯下命案,你重金疏通关系“捞人”,这都是你从恶、纵容的结果。

因此我没有去举牌。”“刘家的势力太大了,他们手下小弟很多,这次我要是不退出,不仅直接得罪刘维,还得罪刘汉。我敢得罪他们?命都没有了。”检方指控并证实,刘维通过过年发红包,出资购车,多次给予现金等方式拉拢、腐蚀刘学军(四川省德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原政委)、刘忠伟(四川省什邡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和吕斌(四川省德阳市公安局装备财务处原处长)的犯罪事实。组织特征人数众多,组织领导者明确,骨干成员固定;分工明确,层级明确;具有不成文的规约和纪律。

据办案人员介绍,刘汉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拥有数十名积极参与者,20支各类枪支和大量刀具,可支配资产上百亿元。其涉案人数之众,组织分工之严密、作案手段之凶残、敛财方式之猖獗,很多情景“在黑帮电影中才会出现”。刘汉等人被执行死刑后,一些受害家庭闻讯倍感慰藉。四川彭州居民周厚蓉曾出庭指证刘维指使杀害其弟周政。周厚蓉说,刘汉刘维等人落网前,只能给弟弟上坟烧纸刀纸枪,让他在阴间报仇。“羊年来临前刘汉刘维被执行死刑的消息,不仅弟弟能在地下瞑目,一家人也能安心过个像样的春节”。

去年全国“两会”结束前夕,一条消息在坊间悄悄流传:“亿万富豪刘汉神秘失踪?”一石激起千层浪,四川政商两界许多人为此寝食难安。从2013年3月至今,公安部直接指挥北京、湖北、四川多地警方联手作战,这起代号为1·10的专案成功告破,也就此掀开了这一近年来最大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的庐山真面目。据新华社电刘汉、刘维等36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杀人、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等案,经依法指定管辖,由湖北省咸宁市人民检察院于2月20日向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吴海明 范淦明 奉浦

上一篇: 单位开展地震宣传教育活动总结

下一篇: 北京警方集中检查中小旅馆 发现92家存在问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7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