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航运警方打掉一打砸船舶、非法采砂恶势力团伙


 发布时间:2021-05-13 22:46:41

12月2日,长江宜宾航道行政执法支队开展了辖区采砂管理执法行动,下属宜宾、南溪和江安执法大队参与了该次行动,对辖区涉砂作业点进行了全面的梳理和检查。在11月27日举行的推进长江黄金水道建设座谈会上,交通运输部、四川交通运输厅及宜宾市、泸州市相关部门曾多次强调打击非法采砂。非法采砂

“曾经有一些非法采砂船违规作业,把国家电缆给挖出来了,后来人跑了。”庄兆清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正规砂场的采砂船都有定位和监控,对于采砂范围和作业都有很严格的规定,非法采砂船就完全没有这些约束。令人担忧的是,今年以来,在三环东江桥下聚集的大量采砂砂场一直在不断地挖砂、泊船,船舶在离桥很近的区域内频繁掉头、编队、停靠、采砂作业等,给三环东江桥造成重大安全隐患。“几辆车超载都能造成阳明滩大桥的坍塌,何况是几百上千吨的船舶,如果发生碰撞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从大桥向东看,却隐约可见尘土飞扬的迹象。向东约有一公里的路程,记者看到河道内相邻50米左右有两辆大型挖掘机在紧张作业,几十辆自卸车络绎不绝地往河道外输送砂土。据附近参加一汽车越野赛的司机介绍,当日越野赛在此举办,从一早到记者赶至时,采砂一直没停,短短时间,周围数百平米的河道被破坏。记者走进河道内,发现沟壑林立,再现之前疯狂无序盗采的景象。靠东侧的一位采砂点的自卸车司机告诉记者,他们这是在取土,不是采砂,运往南水北调工程。

一场暴雨过后,雅塘镇车田村村民出行的交通要道——沙坡桥被洪水冲断。有村民认为桥梁的断裂与河道长期抽砂有直接联系,而更多的村民则正为水位下降、农田缺水灌溉而头痛不已。“因为缺水灌溉,村里的400多亩水田已经有50多亩荒废了,村民打井也只能灌溉几十亩农田。”车田村前任村民小组组长刘家云说,“以前打水井最多6米就能出水,现在打到10米都不一定有水。”据车田村村民反映,雅塘镇沙铲河一带采砂现象十分普遍,已对当地水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同时,对受害人和现场目击证人调查走访和掌握的非法采砂从业人员信息,最终锁定湖北洪湖籍杜氏家族团伙。警方经清查船舶、规劝自首和抓捕等方式,使杜某平、杜某波、罗某等团伙主犯先后落网,查清该团伙长时间在洪湖嘉鱼水域非法采砂,企图垄断当地非法采砂行业及船舶柴油供应,同时利用社会关系,邀请刑满释放人员,组织策划这三起打砸船舶的恶性事件。目前,警方查明的该恶势力团伙的16名成员中,已有10人落网,另外6名团伙成员仍在网上追捕。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记者李劲峰)。

举报人认为,蒋西昌的行为已构成非法占用耕地罪,要求公安机关立案查处。蒋西昌利用职务之便,非法采砂运砂,造成汝河防汛隐患、毁坏乡村公路、水土不断流失、生态失去平衡、环境更加恶化,其行为已构成渎职罪,要求检察机关立案查处。该帖引众多网友围观,在省内一家论坛,截至4月8日晚,该帖子已被顶到了110楼,网友评其为“局长挖砂哥”。愤慨 阻拦非法采砂村民被扔进冰河泄愤4月9日上午,东方今报记者找到了董胜奎。“帖子确实是我发的。

另有一份《廉江市2011年河砂开采权公开拍卖出让费成交确认表》显示,雅塘镇东胜砂场竞得人为李东。笔者注意到,《河道采砂许可证》上标明的采砂期限为2011年4月10日至2012年4月9日,而据村民反映,早在数年前该地区就已经频发采砂行为,对此,李启迪表示对详细情况并不太清楚。但如有无证采砂、越界采砂等违规现象,水务部门会加以监管并采取相应的整治手段。李启迪称,河道水位下降在当前是较为普遍的现象,气候等因素也是导致水位下降的重要原因,并不能单单将其归结于河道采砂。对于村民灌溉农田用水困难一事,水务局正在筹备修建电泵,目前尚在审批阶段。(记者 范琛 实习生 唐瑜)。

省一中院综合各种因素,最终认定小勇父母对小勇溺亡承担主要(70%)过错责任,李某应当承担次要(30%)过错责任。对于小勇父母要求精神抚慰金5万元的诉求,因小勇父母承担主要过错责任而不予支持。日前,省一中院对该案作出二审判决,判令李某赔偿小勇父母死亡赔偿金3万元,并赔偿丧葬费、误工费、交通费等,合计赔偿小勇父母3.7万元。律师点评是否承担赔偿责任关键在于有无过错陈剑律师指出,在民事侵权案件中,是否承担经济赔偿责任关键在于有无过错。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广东省委 黄天浩

上一篇: 全国一年破假药案1.4万余起 案值160余亿元

下一篇: 四打工仔见财起意 绑架老板女儿索赎金百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1.76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