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建华腐败案追踪:受贿财物九成源于“二线职务”


 发布时间:2021-01-22 04:10:26

“面对诱惑,我自己没把握好,他们叫我一起吃饭我就一起吃饭,送礼金礼卡,我全部一点点收下来,从几万,到几十万,胆子越来越大了。”周友根忏悔道。天上不会掉馅饼,葛建华不会无缘无故付出,必然也要求回报。周友根也心知肚明。恰好,采荷街道敬老院有一个工程要招标,周友根便帮葛建华把工程独揽了

同时,周建华的辩护人走马灯似的换。据江西省高院的判决书显示,原辩护人周泽、李金星参加了2月26日至3月5日、4月11日至17日的庭审;原辩护人马朗参加了5月23日的庭审;辩护人杨红、万绍英参加了5月26日的庭审。对此,周泽表示,他的辩护权是被剥夺了。2014年4月14日,因代理另外一个案件,周泽和李金星接到了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5月6日至9日开庭的书面通知。5月4日,江西省高院电话通知周泽和李金星,周建华案将5月8日开庭。

对于这一判决结果,周建华的委托辩护人周泽并不满意,他认为这一结果,与周建华的上诉预期仍有很大距离。回顾两次庭审,周泽更是感到疲惫。一审:缺少关键证人的死缓判决在多次举报江西省原主要领导的“严重腐败问题”后,2012年1月4日,周建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规。2012年5月底,周建华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2013年2月,周建华被检察院以涉嫌受贿1410余万元移送法院起诉。2013年7月,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这位同事说,尽管郭建华在仕途上较为顺利,但关于他的风言风语还是不断,比如说生活作风问题、利用工程建设和征用土地牟利问题。记者在网络上浏览发现,有发帖者为证明郭建华在年龄、学历上造假,还把1983年盖有确山县法院印章的法院人员花名册等统计表发到了网上。驻马店市一位陈姓受访者则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郭建华的落马与陈明、谢博等人的举报有关。他们的亲属曾打着条幅上访,以跪拜的形式状告郭建华父子。陈明、谢博等人举报称,2006年,郭建华在任驻马店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期间,其在公安局上班的儿子郭磊利用其关系想搞项目开发,与他们出资成立了驻马店市翔宇置业有限公司,郭建华原来的司机王炳安任公司财务副总经理。

新华视点:临退官员如何堕入“影子腐败”?——江西新余市原人大常委会主任周建华腐败案追踪临近退休,频频利用自己的权力或影响力为他人“打招呼”牟取利益,大肆受贿千万余元。24日,江西新余市原人大常委会主任周建华被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以受贿罪改判无期徒刑。据办案人员透露,在已查实的受贿财物中,90%是在周建华自嘲为“二线职务”的新余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任上收受的。有关专家和办案人员认为,周建华案警示:少数临退官员利用官场人脉滋生的“影子腐败”不容忽视,必须采取制度手段予以防范惩治,把权力和“影响力”一起关进“笼子”。

对于这一做法,在庭审过程中,周建华的辩护律师提出了不同观点。“打招呼就说明那些单位与周建华没有隶属、制约的关系,就不能说周建华利用职务便利。”其辩护律师认为,法庭应对此进行甄别,对那些周建华没有利用职务便利,也没有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指控,依法不予支持。公诉人则认为,收受他人贿赂后再“打招呼”帮忙,恰恰是周建华实现权力变现的隐性手段,本质上还是权钱交易,如果没有职务上的权力支撑,“打招呼”也就失去了意义。

“面对诱惑,我自己没把握好,他们叫我一起吃饭我就一起吃饭,送礼金礼卡,我全部一点点收下来,从几万,到几十万,胆子越来越大了。”周友根忏悔道。天上不会掉馅饼,葛建华不会无缘无故付出,必然也要求回报。周友根也心知肚明。恰好,采荷街道敬老院有一个工程要招标,周友根便帮葛建华把工程独揽了下来。周友根是一把手,有推荐权,也有权限插手工程量的清理、结算等工作,为葛建华这个企业壮大、工程量的提高、资金的结算提供了便利。从这一次开始,周友根就再也没有回头过。

那么,除了他的交代材料,其他有无过硬的证据支持受贿指控,就是判断该案是否被干预的重要视角。此外,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江西省纪委在对新余市主要领导进行调查前,要向省委书记请示。而周建华举报的是新余市主要领导和苏荣妻子的违规问题。如此一来,作为被举报人配偶的苏荣,显然就对举报人的信息一清二楚。在没有回避与自身相关案件的情形下,苏荣又是主政一省的高官,也就存在影响司法机关公正办案的嫌疑。这种“被举报者能影响是否抓捕举报人”的现象,显然有违程序公正。所以当下最需要做的,是让周建华案尽快回归法律、回归证据。有关司法机关应依《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职权,主动查清、看看此案有没有受到权力的不当干涉,有没有以权代法问题。如果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需要发回重审,乃至指定外省司法机关重新进行调查。徐明轩(法律工作者)。

2013年8月,周建华经江西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周建华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周建华因举报江西省原主要领导及江西省新余市原市委书记李安泽贪腐而受外界关注。(详见《中国经济周刊》2014年第24期相关报道《江西官员周建华:我为何冒死举报苏荣妻子》)对比两次判决,在受贿数额的认定上存在差异:二审认定的受贿数额比一审少17万元。判决结果则由死缓改为了无期。

供体 创岗 陈一孚

上一篇: 畜牧局抓党建严纪律促工作

下一篇: 高中安全纪律法制教育讲话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0.23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