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越南新娘逃跑的法律事件


 发布时间:2021-05-07 14:46:55

李先生回忆,办理结婚登记时,曾有好心人提醒他,外省女子有可能会骗婚的,他心里也有些疑虑,想再相处几天,但碍于父母的压力,还是硬着头皮办了结婚证。领了结婚证后,两家父母把约定好的彩礼交给了女方。谁想到,两天后,两个“新娘”就以逛街购物的名义跑了。据初步统计,两名受害人先后被骗取彩礼

就是这一个疏忽,给了小偷可趁之机。表演结束后,新娘返回化妆间,发现自己装有现金和贵重物品的手提包,以及化妆师的手机均不翼而飞。约一小时后,一名老伯在酒店走廊上捡到了孙小姐被偷的手提包,包内7万多元礼金及1万多元婚宴费用已不见踪影。由于是大喜日子,新娘孙小姐只得强颜欢笑,陪同亲朋好友把婚宴继续下去。“随后的婚礼顺序,我自己都不知是怎么过来的,脑子一片空白……”孙小姐郁闷万分。与此同时,新人报了警,并要求酒店提供监控录像。

新婚伊始,韦某对覃某甚是疼爱,登记几天后,他就到市里为妻子购买了金戒指、金项链、手镯等饰品,并向妻子支付了1万元彩礼。但是,相处一段时间后,韦某发现覃某有些好逸恶劳,她不去工作也很少做家务,而且爱抽烟、搓麻将,怎么劝说都没用。双方常因一些琐事争吵,期间也是间间断断地分居生活。按照农村习俗,请酒了才算是真正的结婚。同年10月6日,经过精心筹备,韦某在来宾一家饭店举办了婚宴。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举办婚宴后的第二天,新娘竟然携带金银首饰等财物偷偷地出门了,从此再也没回过家。韦某四处寻找新娘,但一直不见踪迹。今年4月,他愤然向兴宾区法院起诉离婚,要求被告覃某返还金戒指、金项链、手镯和1万元彩礼。7月28日,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覃某没有到庭。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被告夫妻感情已完全破裂,准许原告和被告离婚。但是,由于原告韦某无法证明被告覃某属于借婚姻索取财物,且韦某亦自认婚后曾与覃某共同生活,因此其送给覃某的婚姻礼物和彩礼,应视为自愿赠与行为。这部分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南国今报)。

目前,国内对涉外婚介组织以及个体的监管,在法律上基本处于缺失状态。不得不说,这是造成目前涉外婚姻诈骗现象多发的重要原因。近日,河北邯郸大批越南媳妇连同“媒人”同时失踪,警方认定涉嫌婚姻诈骗。近年来,越南新娘失踪的新闻屡屡见诸报端。在百度上输入“越南新娘失踪”,搜索到的信息达四十多万条,足见这一问题的普遍性。历史上,中越通婚长期存在。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越南新娘外嫁渐成潮流,台湾地区成为主要输出对象。本世纪以来,我国大陆的越南新娘逐渐增多。

新闻背景“光棍节”前夕,某团购网站推出免费送网友去越南“团购新娘”的“脱光”活动,在吸引了上万人参与的同时,也使得“团购越南新娘”这一现象由原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状态迅速升温,成为一个广受社会关注的公共话题。随着国内结婚成本越来越高,低收入男性以及一部分“剩男”白领动起了迎娶越南新娘的脑筋,一些机构也为国内男子迎娶异国新娘的全过程提供服务。由于蕴含涉外因素以及婚恋问题的特殊性,导致“跨国觅偶”的前后环节中存在诸多法律及政策上的风险,尤其是存在刑法上的风险。

民警介绍,这些出逃的越南新娘在入境时,早就预谋好了要跑路:有的偷偷服用避孕药不肯怀孕;有的每天护照随身带,如果被拿走便以跳河等手段威胁要回护照。警方提醒:通过中介迎娶境外新娘需小心随着这些年到越南找新娘的人越来越多,彩礼钱和给媒婆的中介费也水涨船高,目前以5万至7万元最为普遍。民警介绍,嫁至泰顺的越南女性大部分未受过正规的教育,只有少数人具有初中或者高中文化水平。嫁到泰顺后,她们基本上在家从事家务或简单的手工劳动。这种跨国的婚姻,会因为语言、生活习惯、文化风俗上的差异和分歧维系这类婚姻的有很大难度。此外,也有黑中介打着介绍婚姻的幌子诈骗定金,而这种通过花钱购买的婚姻不受国家法律保护,一旦被骗婚,彩礼钱也很难被追回,因此迎娶越南新娘要慎之又慎。李杨慈 通讯员 谢黎君 杨婵娟。

而这些家庭一个共同特点是生育的孩子都不少,有些越南新娘已经生下5个小孩。对于这些背井离乡来到异国他乡的女人们来说,融入当地的生活并不容易。家庭,成了她们生活的唯一,很多新娘自从嫁过来就没出过村子。不停地为男方生育子女,成为她们体现自己存在感的唯一方式。这几年,找越南新娘俨然成了流水线作业,不仅在云南这边有专门的媒婆和中介负责接单,在越南那边也有专门的媒婆——“养妈”。“养妈”是越南专为外国男性介绍越南女性结婚的女子,负责寻找有姿色又未嫁的姑娘,所以,不懂越南那边的语言,不用自己去找,也能找到越南新娘。

通过媒人介绍,两位大龄男青年以为从此“脱光”,付了一笔不菲的彩礼后,高高兴兴地和各自的“新娘”办理了结婚证,谁想到,两天后,两个“新娘”就以逛街购物为由,一起跑路了,更让人意外的是,这两个“新娘”,其实是姑嫂俩。11月21日晚,金华市出租车管理登记处的工作人员在对一辆准备前往杭州的出租车进行检查登记,发现车里两名女子神色异常,被问到出城事由时,两人也含糊其辞。在进一步询问中,两女子交代,她们是在兰溪骗婚,得到彩礼后,想逃离金华。

彭述海 潘祥辉 中特社

上一篇: 普法栏目剧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下一篇: 普法栏目剧之沉睡的秘密剧情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0.09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