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 从思想认识层面来说


 发布时间:2021-05-11 06:05:47

但在一个法治现代化国家,应该依靠司法裁判,而非上级领导来解决社会矛盾。只有立法完备、执法公正,各种权利救济渠道畅通,才能使民众不必千里迢迢信访,就地解决矛盾纠纷。法律的权威源自人民的内心拥护和真诚信仰,如果民众缺乏法治意识,无视司法权威,遇事还是寄希望于向上陈情表达诉求,将终局性

问题的严重性,有关部门早就看到了,也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规范,但效果却始终不理想。究其原因,无非是在执行层面出了问题。首先是违法成本太低,电话营销之所以猖獗,是因为不仅经济成本低,而且违法成本也低。如果真正出现几个因此而入刑的案例,恐怕这股风就不会越刮越盛。此外,这个链条上往往捆绑着诸多违法现象,比如伪基站,比如盗取转卖公民个人信息等等,决不能因个体损失小就一味地放纵,而要各个击破。最后还不得不说的是,电信运营商的不作为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出于自身利益考量,运营商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主动参与其中,如果不给他们真正的压力,仅靠工信部和公安部门很难根治这一痼疾。无论是短信还是微信、微博,都只是侵犯公民权利的载体和工具,只要有关部门真正重视起来,有法必依、违法必究,相信这种乱象就一定会得到根本性的遏制。

而当下的涉诉信访则更多的是基于个人诉讼利益的申诉途径。只有不断增加和丰富民众的政治参与广度、深度,畅通政治参与渠道,才能有效减少和规范涉诉信访。现代法治之区别于古代法、近代法的根本之处是树立了宪法的最高权威,社会矛盾的最终裁判标准应该是宪法、法律的规定,而不是领导人的个人意志。当前,只有不断强化全社会的规则意识,倡导法治精神,弘扬公序良俗,培养公民的法治观念,引导信访人到制度框架内去解决问题。同时,用制度约束权力,防止权力滥用,树立司法权威,才能让司法成为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让信访回归其沟通民意的制度本位。(作者单位: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微博直播自杀明显是在渲染甚至“教唆”自杀,侵害了其他网民的权利。少数网民公然鼓动自杀,也是对自杀者权利的一种侵害,法律是否应当追究自杀者及煽动自杀的网民的侵权责任,姑且不论。但微博服务商完全应该及时屏蔽直播自杀的冷漠及恐怖场面,此乃不可懈怠的法律责任。近日,四川省泸州市小伙将一盆即将点燃的炭火图片发到微博上,留下一句“对不起大家,我真的要死了”,在随后的自杀直播过程里,引来了数万条转发和评论。其中多数人在劝慰并求助当地公安机关,但也有一些网友用嘲笑、不屑的内容发表评论,诸如“今天必须死”、“你死给我看看”等言论掺杂其中,一时间这场自杀直播被众人围观。

根据罪刑法定原则,法无明文规定不得入罪,我国刑法中没有规定“考试作弊罪”。而且,在各种大型考试中,虽然试卷按规定属国家秘密,但一旦开考则失去秘密属性。然而,虽然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但是作弊行为在社会上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具备了犯罪的本质特征,即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因此有必要采取刑罚手段予以制裁。在很多西方国家,对于考试作弊行为,都进行严厉的追责。我国应该借鉴西方国家的立法经验,对于考试作弊行为,在刑法层面上进行明晰的规定,避免出现法律空白。

一笔扶贫款从市到县被侵吞40%,从县到乡又被克扣40%;一张小农机具秧盘的国家补贴2毛5分,农技站就克扣1毛8分,站长还要贪3分;一个售价数百元的骨灰盒,民政干部也要拿15元回扣……扶贫办、农技推广站、民政局……近年来,腐败现象正向一些人心中的“清水衙门”蔓延,有些部门甚至成了腐败“重灾区”。看似“边角碎料”,但积少成多,这种腐败行为侵害的是民生政策的“红利”和基层群众的利益,危害不可小视。(相关报道见今日本报9版)一些地方的“清水衙门”成腐败重灾区,并不是单纯的腐败问题。

如果发生类似上述的悲剧,是否应当追究网络运营商的责任,在实践中存在争议。在网络高速发展的时代,更应谨慎。第一,自媒体时代,网络运营商对于信息内容实行“先发后审”制度,微博有上亿的用户,从业务层面来讲,高效的审核工作不太现实,如果过于苛求网络运营商的审核责任,势必影响信息传播与效率;其次,我国目前就网络运营商的责任追究主要体现在主动侵权、恶意骗取点击量等方面,对于上述“不理睬”的案件,并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刑事层面上没有可适用的罪名,民事层面缺少侵权构成要素,行政层面又缺少处罚依据。

违法必究不能是“毛毛雨”,查纠四风也不能搞“一阵风”。就媒体曝光、追问的几则百姓反映强烈的问题而言,不仅需要相关部门、相关人员该出手时就出手,清扫这些令人脸红冒汗、坐立不安的死角和盲区,更需要其结合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提出的“查摆问题、开展批评”,来一次动真碰硬的全面体检、叫真务实的顽疾诊治,让公权力的应承职责和必担义务归位。当然,要彻底清扫网吧违法这一问题颇多的“奥吉亚思的牛圈”,不仅需要文化执法部门积极回应群众呼声,对不作为说不、让乱作为受缚、对假作为打假、给慢作为提速,在法治层面加大对网吧接纳未成年人违法行为的查处力度;还需要家长、学校重视自己的同步责任,在德治层面欲治身、先治心,欲责人、先责己,在“绿色网吧”的建设上,在快乐成长的引导上,少些高高在上的说教、多些平等务实的疏导,形成学生、社会、家长三力齐发的立体化、常态化的净网环境。(乐南)。

包括村官在内,动辄涉案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小官大贪”,我们见到过很多次。而简单分析这些案件便能发现,正是因为监管的惯性缺失,正是因为监督的常态缺位,才导致这些“芝麻大”的小官,不断膨胀为“硕大无朋”的巨贪。道理类同。用报道中的话说就是,与土地、矿产等领域单个项目动辄数千万乃至上亿元的金额相比,一些“清水衙门”经手的都是小项目、小资金,平日受到的关注和监督少,部门审批成了“一支笔”“一言堂”,滋生出腐败行为乃至窝案也就不足为奇。

残废军人 张树国 刘贵田

上一篇: 芜湖市建设社会足球场补贴

下一篇: 芜湖市重大执法决定法制审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