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强离婚马蓉名誉权法制日报


 发布时间:2020-11-27 18:32:52

据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今日上午9时30分,原告北京大学及北京梦桃源餐饮有限公司诉被告邹恒甫名誉权纠纷两案将在海淀法院公开宣判。针对此案,北京市诚汇律师事务所律师许蓉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被告邹恒甫所发布的内容,仅是产生了一种娱乐效果,或者仅仅使北大成为了近

庭审:原被告都指责对方侵权 称自己克制方舟子一方称,经初步整理,发现被告崔永元自2013年11月15日起先后发表了数十篇微博信息攻击方舟子,其中有“我不认为这些钱都是肘子嗑普骗来的,肯定还有其它的骗法”、“以肘子为头目的网络流氓暴力集团”、“肘子最脏,坑蒙拐骗都干过,可它是三无人员脸皮又奇厚”、“肘子一边300万美元在美国买豪宅一边在网上哭诉安保基金不够用了”、“骗子”、“流氓”等大量明显侮辱、诽谤的内容。

方舟子向崔永元索赔32万多元,崔永元反诉索赔67万多元。此次法庭交锋方舟子和崔永元本人均未到庭,各有两位律师分别作为主诉和反诉的代理人出庭应战。庭审进行的远没有在微博上论战痛快,因为打官司打的是证据,所以上午从9点半到12点10分,以及下午两点继续开庭后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举证质证。本诉原告方舟子一方首先向法庭提交了五组证据,代理律师李国华:李国华:经初步整理,发现被告崔永元自2013年11月15日起先后发表了数十篇微博信息攻击原告,其中有“我不认为这些钱都是肘子嗑普骗来的,肯定还有其它的骗法”、“以肘子为头目的网络流氓暴力集团”、“肘子最脏,坑蒙拐骗都干过,可它是三无人员脸皮又奇厚”、“肘子一边300万美元在美国买豪宅一边在网上哭诉安保基金不够用了”、“骗子”、“流氓”等大量明显侮辱、诽谤原告的内容。

是批评监督还是侮辱诽谤?——北大诉邹恒甫侵害名誉权案开庭备受关注的北京大学、北京梦桃源餐饮有限公司诉邹恒甫侵害名誉权案20日上午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邹恒甫未出庭应诉,由其辩护律师出庭。由于原被告双方均不同意调解,法院将对此案择日宣判。从2012年8月21日起,经济学家邹恒甫在新浪实名认证的微博上陆续发表了一系列关于北京大学院长主任教授与北京梦桃源餐饮有限公司女服务员存在不正当性交易等情况的博文,事后北京大学公开要求邹恒甫提供举报线索协助查明此事,但邹恒甫一直未予提供。

作为江西景德镇市中级人民法院退休干部的陈光平辩称,王才亮作为一名曾上央视节目的专家型律师,是一名公众人物,有义务听取百姓有根有据的公开批评。作为一名公众人物,王才亮更应该对自己的一言一行恪守基本的政治良知和职业道德。被告辩称,王才亮曾发表文章对李庄进行无端的羞辱和污蔑,其行为不当,陈光平对其的批评是实事求是;博文中没有编造任何事实,其所有援引他人批评王才亮的文字,均是来自于国内合法网站上留存多年的文章。而“无良”一词批评和谴责也未侵犯王才亮的名誉权。

而且,自己所投诉的均是事实,并没有故意对王利的名誉进行诋毁,确实是王利要求他交3万元现金作为好处费。他之所以进行投诉,目的也是为了引起商场的重视,并予以协调处理。网络诽谤也应担责针对此案,美兰区法院通过王利提交的照片和论坛发布的帖子,以及龚新向王利所在商场投诉的材料,认定了相关事实。法官认为,原被告之间因为商场商铺租赁事宜产生纠纷,关于王利是否收取了龚新的费用,在此前的审理过程中法院已经作出认定——没有证据表明二人之间存在经济往来。

随后,崔永元代理人提交了反诉方舟子侵犯名誉权微博言论的130条微博,其中腾讯微博67条,搜狐微博63条。法官最后向双方征求调解意见,但是双方均不接受调解,法庭并未当庭宣判。□花絮最后阶段互曝隐私除了在法庭上互相指责质疑,双方还在最后辩论阶段互曝对方隐私。方舟子方怀疑崔永元已经拿到美国绿卡,他曾多次在网上要求崔永元晒出自己的护照,但是崔永元则表示拒绝。在昨天的庭审中,崔永元代理人当庭透露,崔永元是中国国籍。而崔永元方则透露在网上质疑方舟子骗钱在美国买豪宅是有根据的,并向法庭出示了一组美国房产的查询公证书。在法官要求方舟子对这个证据做出解释时,方舟子的代理人则表示拒绝,方舟子方认为这个证据无法证明方舟子是骗钱买的豪宅。记者王晟。

许律师认为,北大作为一个百年学府,经过长时间的积淀,已经形成了较为稳固的社会形象和社会地位,其名誉权很难因为某个人缺乏事实根据的言论而受到实质性的损害,当然,如果言论有确凿证据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对于“邹恒甫的行为是否构成刑事犯罪?”的问题,许蓉律师表示,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根据这条规定,首先诽谤罪的侵害对象时自然人,并不包括法人。

邹恒甫在上诉状中称,自己在微博里批评了北大的“院长主任教授”,一周后在微博中承认“笼统地写“北大院长系主任”“太夸大了”,把批评对象改为“少数院长副院长教授”。自始至终,自己都没有把北大作为生活作风问题的直接批评对象。北大的“少数院长副院长教授”和“北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法律主体和法律关系。在少数教授没有控告名誉权受损的情况下,作为事业单位和管理者,北大没有提出控告的法律资格。微博言论不侵害名誉权?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的微博言论“已经对北京大学的一般社会评价产生了现实的、严重的降低”。

邓志广 郭津 永洲

上一篇: 重庆2010年审结两万余件刑事案件 761人涉黑获刑

下一篇: 罪犯思想教育与企业文化建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6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