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维拉拢三公职人员细节:吃喝玩乐吸毒全买单


 发布时间:2021-01-25 17:41:50

刘维、孙某某各自所管理的人马虽然表面上相对独立,但实际上是分工不同,根据组织利益的需要,两支队伍不仅在人员上相互流动,还会为组织共同利益经常相互支持、相互策应。因而,检察员认为,上诉人刘汉及其辩护人所谓有刘维、孙某某两个犯罪组织的说法,实质上是将组织成员的分工人为割裂,与本案的事

随后4年,尽管公安部将刘维列为通缉犯,四川警方多次实施抓捕,刘维都无法归案,其间的一些细节耐人寻味。案发不久,警方根据掌握的线索传唤刘维到公安局接受讯问。刘汉以四川省政协常委的身份打电话给四川省公安厅某领导说,“家里人等着他吃年饭”,要刘维回家。一个多小时后,刘维便被放回。虽然警方不时接到群众举报刘维藏身线索,但每次抓捕行动都“差之毫厘”、人去楼空,刘维总能“绝处逢生”。事实上,直到最后被抓获,刘维一直躲在广汉。

在刘维等上诉案的法庭调查中,审判人员摘要宣读第一审判决书认定的主要事实、判决理由和判决结果,刘维、张东华、田先伟、旷小坪、孙长兵等上诉人及其辩护人分别陈述了上诉理由。原审被告人袁绍林、文香灼服从判决未提起上诉。刘维及其辩护人主要围绕一审判决认定的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等以及量刑是否适当等提出上诉。法庭归纳了调查重点。法庭调查围绕各上诉人对一审判决提出异议的事实、证据以及提交新的证据进行。

突然,一辆捷达车停在一家茶铺前,三名年轻男子下车后疾步而入,径直走向一桌客人,走在前面的年轻人掏出枪,朝桌边一名毫无防备的中年男子开了三枪。突如其来的枪声让其余茶客四散奔逃。被枪击者的同伴徒手反抗,但紧跟而来的两人持枪向他们射击,枪声“像炸鞭似的响了好多下”。不到一分钟,开枪的三个年轻人迅速乘车离开,留下了三具布满弹孔的尸体和一地的弹壳,现场还有两名无辜群众被流弹击伤。公然在闹市开枪杀人,重大的案情震惊全国。

全案被告人人数达30余人,犯罪时间跨度近20年,违法犯罪事实达50多起,分别聘请的辩护人达49人。如果同庭审理,不仅影响辩护人发表质证意见和辩护观点,被告人也不能充分地陈述。分案审理好处显而易见,使被告人的权利得到了充分的保障,使辩护人能更好地履行了其辩护职责。此案庭审中,证人周厚蓉和曾建军、陈力铭、王雷、仇德峰、刘学军、吕斌、刘忠伟等7名另案被告人就有关事实和情节出庭接受法庭调查,充分保障了被告人的权利。

该组织内部分工明确,刘汉负责决策和指挥整个组织的运转;孙晓东负责执行刘汉指示及汉龙集团日常经营管理;刘小平负责汉龙集团财务管理,通过汉龙集团及其关联企业的经营活动聚敛钱财,以商养黑;刘维主要负责领导曾建军、陈力铭、文香灼等人充当打手或保镖,为该组织排挤打击对手,以黑护商。该组织通过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它手段获取巨额经济利益,具有较强的经济实力。为非作恶称霸一方咸宁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刘汉、刘维等人无视国家法律,聚集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获取经济利益,并用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同时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寻衅滋事,非法买卖枪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等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称霸一方,在当地和采砂等行业形成非法控制和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诉涉嫌15项罪名咸宁市人民检察院指出,被告人刘汉、刘维等人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等法律,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分别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串通投标罪,非法经营罪,敲诈勒索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妨害公务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窝藏罪,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据新华社电。

”被告人孙长兵向法庭深深鞠躬后说:“我自愿认罪并悔罪,希望法庭对我处罚的同时,给予我挽救、教育和帮助,依法从轻判处。”被告人闵杰还当庭提交了悔罪书。被告人旷晓燕当庭悔罪,坐在旁听席的旷晓燕妻子闻言落泪。被告人刘学军恳请法庭作出客观公正的判决。被告人刘忠伟当庭表示认罪,希望法庭从轻处罚。被告人吕斌、孙华君、缪军、车大勇、旷小坪、刘光辉、袁绍林、曾建、张东华、仇德峰、陈力铭、钟昌华、王万洪、黄谋、郑旭等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恳请法庭宽大处理。

6名嫌犯在公安机关报捕时,因证据不足不予批捕;多名经济困难的被告人,通过法律援助被指定辩护律师;部分被告人存在的立功、自首情节,经补充查证后,在审判中得到充分考虑;刘汉患有痔疮和耳疾,庭审中为他备有软垫,允许他戴助听器出庭,一系列保障人权、文明司法的点滴举措,保障公正司法的同时,赢得诉讼参与方和社会各界的称赞。公开开庭审理环节,一审历时17天,二审历时6天,刘汉刘维等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非法控制特征等被一一锁定,绝大多数被告人当庭认罪、部分认罪或悔罪。

刘维、孙某某各自所管理的人马虽然表面上相对独立,但实际上是分工不同,根据组织利益的需要,两支队伍不仅在人员上相互流动,还会为组织共同利益经常相互支持、相互策应。因而,检察员认为,上诉人刘汉及其辩护人所谓有刘维、孙某某两个犯罪组织的说法,实质上是将组织成员的分工人为割裂,与本案的事实和证据相悖,不能成立。“敢打敢冲”的组织规约是否存在?庭审期间,刘汉、刘维等上诉人及其辩护人称,一审期间出庭的部分犯罪嫌疑人、二审期间出庭的部分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当庭翻供,否认此案中涉黑组织的存在、否认组织规约和纪律存在。

图为:昨日,刘维等7人受审。图为:昨日,刘维在作最后陈述。(本报报道组 摄)“谢谢审判长、检察员给了我说话的机会。从一审到二审,让我如实讲述了人生的经历和犯下的罪行。我愿意接受法律对我的公正判决。”上诉人刘维作最后陈述。14日至17日,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咸宁市咸安区法院审判庭审理刘维等人上诉案。17日下午,在7名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作最后陈述后,审判长宣布休庭,将择日宣判。庭审中,刘维与刘汉关系,刘维是否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1·10”案是否系刘维指使,对刘维等上诉人量刑是否适当等问题,经过激烈控辩交锋,越辩越明晰。

尹明善 樊篱 教派

上一篇: 法制日报天津记者站历任站长

下一篇: 法治建设作为党政灵动考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0.45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