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砂对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


 发布时间:2021-05-08 14:37:59

因打击非法采砂不力,定安县近日对相关责任部门的主要领导、分管领导等人员进行问责,其中,对定安县国土局局长、水务局局长、交通管理大队大队长等7人诫勉谈话,县国土环境资源执法检查大队长等5人被建议免职处理。定安非法采砂现象严重,不仅破坏南渡江生态,更危及河堤和河道设施的安全,甚至是汛

眼看着洲地一天天缩小,村民们十分难过。设“竹排阵”阻碍执法艇记者随后将现场了解到的情况反馈给闽侯县砂石办郑主任。昨日中午,记者跟随执法队伍一起前往六十份村。谁知执法艇刚行驶至湾边大桥下,就被一大片漂浮的竹竿挡住了去路。执法人员发现这些竹竿不是散落在江面上,而是别人蓄意用铁丝扎成的竹排,这些竹排还和桥墩绑在一起,宽约6米,长度覆盖了港湾的入口。这明显是非法采砂人员蓄意设置的障碍,为自己沉船争取时间。十几个执法人员利用船上的长钩、绳子等工具对竹排进行分解,还通过执法艇对竹排发起冲击,耗时近1个小时才开辟出一个能勉强让执法艇通过的出口,才进入港湾。

非法采砂者沉船逃走此时早就接到消息的非法采砂人员已经沉船逃走,江面上只剩下成本较低的采砂管,执法人员随后对这些采砂管进行分离。此时,执法人员发现仍有一艘稍大的采砂船隐藏在一丛芦苇后面,执法艇准备靠近时,对方发现执法艇的动向,立即放水沉船。执法人员告诉记者,现在的非法采砂分子灵活有组织,分工明确,有专人负责盯梢。一旦盯梢者发现巡逻船就会通知现场采砂者。采砂船边基本都有小渔船,非法采砂分子发现执法艇靠近,就会沉船随后借助小渔船离开。等退潮后,他们就会将船打捞上来,清洗整理一番后又可用来采砂。这片水域执法人员经常前来冲击,如果没抓到现场采砂,没有证据,就不能扣船扣人。接下来,闽侯县水利局可能会与闽侯县公安局等部门联合执法,加强对采砂河道的执法巡查。(本报记者 桂丹文/摄)。

相对于采砂厂负责人和村干部的坦然,浑河周边村庄的村民则多有抱怨。“早就想让他们走了,夏天雨水多,河里让他们一挖,深浅都不知道,不安全啊。”一位在河边放羊的老人对记者说。但是看到砂场的负责人走了出来,老人抓紧赶着羊走了。职能部门“管不住”据记者了解,浑河流经有和林格尔县约72公里长的河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条例》和《河道采砂收费管理办法》要求,河道采砂必须服从河道整治规划,河道采砂实行许可证制度,按河道管理极限实行管理。

被毁农田转包给村干部亲属“为何我转包给村委会主任和书记两个亲属的两块土地均被非法采砂?”王显萍想不通,她说自己的丈夫李长林曾是新民村原书记。李长林病故后,村里没有钱给付多年拖欠李长林的工资,经村委会研究决定,把乌裕尔河南岸的几块土地承包给了王显萍以地抵资,并签订了承包合同(土地还有6年才到期)。由于丈夫去世,女儿在深圳工作,王显萍无力耕种土地,就将土地转包给本村的几个村民,其中被非法采砂的两块地,就是她转包给村主任和村书记两个亲属的。王显萍说,把河汊子的水引进农田挖好的大坑中不断往上抽砂,植被在不断地被破坏,给大坑周边的土地也埋下隐患,因为大坑越抽越深、越抽越大,自己家的土地也就越来越少。而且随着采砂的不断进行,将会造成严重的水土流失。

一位当地人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这里黑砂场已经存在好多年。值得注意的是,在三环东江桥旁边有几个砂场,当地采砂行业多位人士称,其中一些是没有手续的非法砂场。记者远远就可以看见桥两侧连绵起伏的“砂山”,来到桥墩下能够清晰看到,最近的砂场几乎是依桥而立,相距不足50米,且砂场之间间隔仅仅几十米之遥,一些砂堆已经堆得比桥都高,桥上来往的汽车穿梭而过。令人担忧的是,因为距离大桥太近,这些聚集的黑砂场旁边停靠的载砂船舶已经把“下行”桥洞的河道完全堵塞,来往船只只能共用一个桥洞,危险大大增加,撞船撞桥事件时有发生。

罗玉敏等3人在巡查河道期间,多次发现藤桥东河附近有华强、海棠等几个砂场从事无证非法采砂活动,不但没有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而且收受贿赂,按月到华强、海棠砂场处领款1400元,其中仅在华强砂场领取好处费共计14000元,所得款项3人瓜分后用于个人开销。罗玉敏、罗杰、林长兴的渎职行为导致华强砂场、海棠砂场非法采砂447155立方米(价值1949万余元),导致河道受到严重破坏。(记者邢东伟 通讯员江浩 方行)。

近日,福州不少人士反映,因为闽江下游河道非法采砂现象屡禁不止,造成河床下切,已经危及闽江水面交通、水上桥梁、沿江堤岸和水质等安全。近年来,福州市在打击非法采砂上一直保持高压态势,从2009年开展闽江下游河道采砂专项整治行动以来,共查扣非法采砂、运砂船400多艘,清理非法堆砂场120多处。但是因受巨大的利益驱动,非法采砂者与执法者玩起“躲猫猫”,非法采砂一直打而不绝。据调查,这一问题长期存在,河砂市场供需矛盾突出是重要诱因。

这一事实证明,小勇溺亡前玩水的地点并不在该砂场,而是在砂场外的江里。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小勇是在砂场溺亡的,小勇可能是溺亡后被江水冲至砂场。李某称,小勇父母之前已经起诉学校和保险公司获得9万元的赔偿,故再要求他承担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琼中法院经过审理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小勇父母的起诉。小勇的父母不服一审判决,向省一中院提起上诉。省一中院认为,本案中,为证明小勇在砂场溺亡的事实,小勇的父母提交当地学校和教育部门的两份报告,两份报告明确记载:事发后,在砂场边发现了小勇的衣服,并在砂场打捞起小勇,经120急救医生确定为溺水身亡。

黄世智 王玉生 自然界

上一篇: 司法局 法治宣传存在的问题

下一篇: 纪委书记在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一毛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6244